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

【法扎/萨莫】 Verfallen 沉溺

大概还是糖☆

★——☆——★——☆——★

1.
萨列里有一件厚实的大衣。也许与贵族的大衣比起来不很华贵,但十分暖和。因此他常穿这件,每年初春才把它挂回衣柜里。

这个冬天他突然找不到它了,这使他心情烦躁。不不,萨列里绝对不会承认他的低落和莫扎特有关。虽然他们不久前的确因为意见不合而发生了一次小小的争执。

如果去注意他看怀表和家门的频率的话,我们就会知道这个假装自己在谱曲的音乐大师正陷入度日如年的焦虑中。

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吧。这个时候要是有人在他背后悄悄问一句喂又在想莫扎特呀,他多久没来找你啦,他恐怕也会不假思索地说七天八小时又五分二十七秒,还在增加中。

事实证明,音乐家的算术也可以很好。

糟糕的是,他已经想不起来他们争执的缘由了。在他的时间轴里,那不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吗?他开始绝望地想如果自己再不去找他,这个时间会不会被拉伸到八年,十年,三百六十五年——

天哪。

萨列里命令自己停止计数。他把怀表留在家里,决定出门散散心。

随意披上一件外套,萨列里怀念着他不知所踪的大衣,把冰冷的手指缩回袖子里,想的却是莫扎特平时穿得比他还要单薄,会不会更冷。

哦,莫扎特,又是莫扎特。他有些懊恼地埋怨自己管不住脑子,转身便走进了一家酒馆。

“我没看错吧?——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稀客啊稀客!”酒馆老板绕着他转了三圈。

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萨列里看着他举着的那巨大的一杯啤酒,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小步。

莫扎特那家伙是不是把他带到自己家里过?

2.
“萨列里,这是整个维也纳最优秀的调酒师!”莫扎特用力地拍着那人的肩膀,“他今天说什么也要过来,有很重要的话和您讲呢!”

“整个维也纳最优秀的调酒师”脸上写满了“我不是我没有”,被他拍得直晃,却认命般地不去辩驳。

“莫扎特唱的意大利歌曲十分美妙动听。”酒馆老板不情不愿地开口,说完转身就走。

“您,您不想听听看吗?”莫扎特的眼睛亮极了,于是萨列里明白那先生准是和他打赌赌输了。看莫扎特脸上的红晕,那人恐怕还输了不少酒。

他是一位作曲家,不是歌唱家。萨列里给自己鼓了许多次勇气,才把那个一蹦一跳的音乐天才带到隔音最好的授课室里。

“唱吧。”

于是莫扎特露出一个微醺的笑容,坐到他的琴椅上,抬手弹奏起来。

“Ogni tanto penso a te,
è un vita che..”

偶尔我会想起你。

莫扎特的嗓音有点沙哑,上帝已经给了他作曲和演奏的非凡天赋了,不会那么偏心地也给他一副好嗓子。

只是萨列里从不知道这个奥地利人能把意大利语念的那么宛转多情。

“non ti chiamo' chiami me,
può succedere...”*

这样我不致电给你,你却打给我的事情。

也许会发生。

萨列里坐在酒馆的角落里,在被老板劝了半瓶红酒以后,站起身付账离开。

*出自laura pausini的resta in ascolto,不并不是十八世纪的歌 ;p

3.
萨列里一路想着要用什么理由去敲莫扎特的门,直到站在他家门前都没想出一个得体的借口来。

萨列里试着垫了垫脚,假咳一声,练习自己的开场白。

“莫扎特阁下,我受命来品评您为..我怎么知道他又为谁作曲了。”

“莫扎特,有一位先生想要请您向他传授乐理知识..”

“下午好,好久不见,您一切可还顺利?”

“……”

萨列里不由得开始佩服莫扎特了,他是怎么做到隔三差五就来敲自己家门,还总能编出各种奇怪的理由的?莫扎特因为新作成一首曲子、上次的曲子需要修改、天气很好、想念之前吃到的甜点、怀表丢了不知道时间等各种令人信服的缘故进过萨列里家中,次数之频繁使得他家里的佣人都和莫扎特混熟了。

可惜这敲门就进的能力萨列里现场观摩了这么多次,还是没能掌握。

萨列里终于把目光投向门口的几块石头。过于活泼好动的音乐家常把钥匙弄丢,虽然他只会说是自己忘记带了,并在下一回往自己家门口的石块下放一把钥匙。莫扎特曾在又一次“忘带”的时候当着萨列里的面俯下身去拿(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意识了),然后吹吹上面的灰去开门。

萨列里没想着哪天偷溜进莫扎特家,他从未这么想过。但他也确实记下了那金属片的位置。

而现在他正难以自控地往那个方向看。说真的,他只是不知道敲门以后说什么而已。

掩藏在石头下面的钥匙露出亮闪闪的小角,像是一个邀请。

萨列里有些犹豫,怕莫扎特不在家,更怕他在家。

莫扎特这个时候会在做什么呢?作曲,当然在作曲。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跑到小桌子旁边伏着写写画画,不一会儿那些墨迹未干的谱纸就能把他淹没。

这个音符做的莫扎特。他的一切都和音乐紧密地黏连在一起,仿佛把音乐撕去,他就不再拥有灵魂。

萨列里又何尝不是这样?不过,他是沉醉于音乐,而那位总是神采飞扬的天才则是沉溺其中。莫扎特的世界似乎全部属于那些活泼的优美的音符,没有一丝舍得分给别人。

“你连音乐的醋也要吃?”要是他一定又要肆无忌惮地大笑着这么说了。

萨列里捏着钥匙,站在门口徘徊不定,那一道门槛低低矮矮的,他却怎么也跨不过去。

维也纳最负盛名的音乐大师有两位。当一只小虫在其中一位的注视下慢悠悠地在另一位的门框上爬了一圈,准备再爬一圈的时候,萨列里终于把钥匙插到了锁孔中。

4.
萨列里设想了许多种可能,甚至编好了“我敲过门了但是您似乎没有听见”的谎话。

房间里飘着想象中的墨水味,温度也是意料内的偏冷,萨列里觉得自己像是某种动物,循着乐谱的味道就来到了莫扎特作曲的小桌子边。

好在萨列里在放任自己沉浸到天堂的音乐里之前,记得回头看了一眼。

小桌子后面就是莫扎特的床。萨列里只是随意地瞥去,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定在了原地。

他一周未见的朋友趴在床上,睡得毫无形象,脸埋在身下的织物里。

他失踪数日的大衣。

还好这件衣服足够保暖,他不至于着凉。这是萨列里脑中飘过的第一个想法。

在他来得及想到别的事情之前,萨列里感觉自己的脸以可感知的速度燃烧起来。

现在他得到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莫扎特并没有很生气,鉴于他对自己的衣服都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坏消息是,莫扎特感觉到身边的动静,悠悠醒了过来。

5.
莫扎特在又一次写完一段协奏曲以后向后躺倒在床上。

海顿骗人。

莫扎特心里藏不住事,在和萨列里分开以后的第二天就给好友寄去了一封信,诉说自己的忧愁。

“做点感兴趣的事情转移注意力,比如为我作完那首四重奏。你两个月前给我寄来了第一段,还记得它吗?看在音乐的份上,我每天都在期待剩余的部分!”回信很短,结尾落了一串工整的音符。

忧郁的小太阳信了太阳公公的话,拿起羽毛笔来了。但把四重奏写了四分之一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在想着不苟言笑的宫廷乐师长。写了一半,黑色的领花在脑子里晃来晃去。写到四分之三的时候,莫扎特把没写完的稿子一包,给海顿寄了过去。

音乐已经是我最感兴趣的事了,都没能转移我的注意力超过一个小时!

海顿骗人。莫扎特委屈地想。

不过再想到海顿拆开信却还是找不到最后几段的纠结表情,莫扎特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

还是睡一觉吧,闭着眼睛时间就能过得快一点了。

莫扎特忧伤地把脸埋在前些日子顺走的萨列里的大衣里,熟悉的气息让他安心了些,尽量不去想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得体。他幻想着萨列里就在身边,没一会儿就沉到了梦里。

莫扎特是被曲谱被拿起的窸窣声惊醒的。睁开眼睛的瞬间,他感觉那声音停止了,然后是一串极力压低的足音。

好啊,安东尼奥不来见我,梁上君子倒大驾光临!莫扎特气鼓鼓地坐起来,却愣了几秒,在下一刻笑出了声。

萨列里大师,您实在是不应该总用同一种香熏的。

莫扎特连外套都顾不得去找,抓起萨列里的大衣就跟了出去。堂堂的宫廷乐师长,竟然做贼似的溜进一位小小的作曲家房间里,会是什么原因?要不是怕萨列里恼羞成怒,他一定要放声大笑,让整个维也纳都知道,莫扎特现在是全城最开心的人。

6.
这个冬日,维也纳覆着薄薄的一层雪,还有些许被风从树梢拂落,轻飘飘地落到行人衣领的绒毛上,如果有行人的话。

萨列里把外套又紧了紧,加快了步伐,把一串湿漉漉的脚印留在干净的街道上。

湿冷的空气氤氲着漂浮,长长的街道只有这一串足迹,竟显得有些孤零零的。

萨列里的身影消失在一个转角之后,另一个金发的小个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那人身上裹着大一号的厚重大衣,半张脸埋在衣领里。莫扎特轻巧地踩着萨列里留下的脚印半走半跳,那步子对他来说略有些大了。

莫扎特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专心地盯着前面的足迹,后知后觉地发现脚印间的间隔变短了。又走了一会儿,竟然走到了尽头。

一双黑鞋出现在他眼前。

“萨、萨列里大师!——我是说,下午好。”莫扎特胡乱地挥着手臂,看起来和萨列里一样不知所措。

“莫扎特。”萨列里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您有什么事?”

“我是来——”莫扎特继续挥舞着手臂来为自己的脑子争取一点时间。能有什么事?追逐自己的光还需要理由吗?

萨列里不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也就是没有原因),才迈进莫扎特家门的吗?

嗯,恋爱中的人,做事情总是有些让人费解的。

“我是来,来归还您衣服的!”金发的天才为自己的机智暗中鼓掌,连忙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抬手就开始解大衣的纽扣。“您似乎把它落在我家里了,这么美丽的大衣,应当赶紧物归原主才是——”

“想生病吗,莫扎特?”萨列里按住莫扎特那双不安分的手,正要给他系回去,想到他们正身处公共场所(虽说现在是没有人,一会儿可说不准!),又停在了半空,只是凝视着莫扎特把扣子系好。

看这家伙得意忘形的样子。

“您不必现在归还。”萨列里又感觉面上开始发烫了,不知是不是莫扎特开始忘情地抚摸那枚纽扣的缘故。

“您猜怎么着,我想到一个好办法。”莫扎特理了理大衣的领子,好像它本来就应该在他身上一样。“——您家离这儿不远吧?我陪同这件可爱的衣服到您家去,这样既使您得以与它团聚,又让我能免于寒冷的侵袭。”

非但没有因窃人衣物而脸红,还和没去过自己家里似的!

萨列里本该生气的。至少也要有受到冒犯的不爽。

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有点开心。就一点点。

“是不远。”他简洁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那您走吧。”莫扎特点点头,“我跟着您。”

萨列里不知道街角是不是有人在偷看,等着把他的绯闻传遍维也纳。他只觉得,两个脚印的距离,还是远了一些。

但他还是转过身,放小了步幅,往家的方向走过去。莫扎特踏着他留下的鞋底花纹,像是愿意和他一起走到世界尽头。

两个人越行越远,长长的街道上还是只有一串脚印,渐渐的也消失不见了。

7.
自己早该想到的。

莫扎特蹦蹦跳跳地抱着枕头在客房住下了,不停地夸赞萨列里家的床舒服,以及竟然每一个房间里都有钢琴。

萨列里看着他的光在琴键上迅速划出一串欢快的音符。

来到萨列里家以后,大衣固然是还了,但莫扎特,显然,并没有带多余的外套让他“免于寒冷的侵袭”而回到自己家去!

萨列里面无表情地让他一切随意,走出客房的时候心跳得飞快。

低着头关上门,萨列里感觉管家和女佣们都在看他。转过身时,发现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有、有什么问题吗?”萨列里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我去给您和莫扎特先生准备一些甜点。”管家赶紧说,众人附和着散开。没有人敢说出口,只能用巨大的笑脸和暧昧的眼神表达恭喜恭喜我们终于不用因为您忧郁而终日提心吊胆了祝您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哇!

“那么请您——”萨列里并没注意到那些挤眉弄眼,正想说请尽快完成,身后的门突然开启,几乎吓了他一跳。

“安东尼奥!”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钻出来,“我突然想到,这么难得的一次机会,我应当和您一起创作一首曲子来纪念才好!”

“请为莫扎特先生做一份意大利芝士千层酥。*”萨列里最后这么说道。然后就被莫扎特拽进了房间里,很快音乐声传了出来。

两个多小时以后,管家先生端着一盘温暖的拿破仑蛋糕来到了客房门口,听到里面和谐又热烈的琴声,犹豫再三,终于没有敲门。

又过了两个小时,乐声终于停止了。管家先生又端了一盘温暖的拿破仑蛋糕走过来,客房里传出莫扎特爽朗的笑声,其间竟然还有萨列里低而温和的轻笑。管家想了想,又一次端走了蛋糕。

温暖的千层酥在厨房的桌子上渐渐冷掉,被其他人愉快地吃了干净。

翩飞的雪片越来越稀疏,枝头的绿意冒出一个小尖,冰雪在阳光下闪烁。

冬天快要结束了。

-END-

*Mille-feuille,拿破仑蛋糕,据说很不好做的一款法式甜点(可以有更多的独处时间,之类的^q^),起源于十七世纪(yeah!)。

☆——★——☆——★——☆——★

突然出现一下下,把之前的一个脑洞补完。
照例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并没有什么剧情;w;
总、总之,感谢您看到这里。

闭关学习。

现在手里的脑洞大概有一点还没写完
萨莫三篇共一万字左右
RF两篇共八千来字(欠的点梗,抱歉抱歉QuQ
大概不会再写新的了,这几篇改天也许会写完放出来

暂时告别你们啦。等我达到自己满意的成绩再回来。

你们超级好!!

.

.

.

....然后...为了吃粮的朋友们差不多可以取关了..抱歉让你们失望QuQ

【法扎/萨莫】Für immer

好像不是糖。

-

直到他已经年迈得手指颤抖,难以弹奏他们昔日共同创作的乐曲之时,安东尼奥•萨列里还是忘不掉那个阳光凉薄的午后。

“这将是我们的传世之作!”莫扎特不无激动地撑着钢琴站起来,还没有哪次作成一首曲子能让他这么高兴。此时萨列里正忙着把刚刚的乐曲记录下来,只是赞同地把左手一扬。

“我们的——”莫扎特又低声重复了一遍,缓缓地坐回琴椅上。微微偏头,凝神看了一会儿俯身写谱的萨列里,又把目光转到窗外纷扬的雪花上。

右手抚上琴键,按下杂乱的几个音符。

萨列里听着那毫无章法的音调,羽毛笔竟险些落地,手上不由得加了力气。莫扎特听不到写字的声音,有些犹豫地回过头。房间里安静得可怕,只有雪窸窣落在窗台的声音。

每个冬天,第一片雪花飘落的时候,莫扎特都会走到萨列里的房屋前,在门上敲出一首他的钢琴曲。于是过一会儿门就会轻轻开启,萨列里的手还按在门把上,等他一走进就推上门,把风雪关在外面。

起初萨列里对这个不速之客有些奇怪,那可是莫扎特。但他带着落了雪的金色头发,用那么委屈的声音抱怨家里实在太冷,谁会忍心拒绝呢?

他住的时间不多,只会在落雪和地上结起冰的时候用冻得通红的指节叩响门。其他的时候呢?——他衣着单薄得简直和自己不在一个季节。萨列里几次想邀请他就一直住下去,但他只能软弱无力地看着莫扎特最后给他弹一首钢琴曲,然后对他笑一笑,拎起过于小的箱子走出门。

起初他是不常为自己演奏的,每次离开以后萨列里总能在他住过的地方找到藏起来的银饰或怀表。他知道这是为这几天的借宿留下的报酬。萨列里很想劝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但他执意要留下点什么来。

莫扎特自己也许都不完全明白,这不仅是为了付食宿费。

只有很久很久以后,萨列里在莫扎特曾经待过的每一个地方徘徊流连的时候,他才觉得,这个年轻的天才音乐家留下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他把床铺挪开,翻出里面所有的小物件,可下次又会在钢琴后面找到新的“食宿费”。如果不是每一个饰品上面都刻着一个小小的W.M的话,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人居然在自己家里住过这么多次。

萨列里养成了每天找一个小时东西的习惯。他不舍得一次都翻出来,怕以后家中再没有莫扎特的痕迹,有时甚至会让管家再藏回去。

“越隐蔽越好,不要对任何人说。”

然后他再努力忘掉他说过这句话,投入到寻找莫扎特的游戏之中。

尽管这样,终于有一天,家里还是再也找不到那些小的饰品了。但他并不担心,因为更多的莫扎特被藏在书页间、衣服口袋中、甚至钢琴里。

他的乐谱。

他找到第一张乐谱时莫扎特刚从他家离开不久。自从没有银饰可以给萨列里,他总是在临走前弹几首曲子。

这天他一如往日,给他一场天堂的音乐会,然后离开。

“再会啦,萨列里大师!——多谢款待!”他行一个花哨的礼,憋回去几声咳嗽,衣摆在转身时划出一道弧线。

萨列里几乎就要开口了。

请您留下来,外面还很冷。

——还很冷。维也纳还没有给您足够的欣赏。

只要一句话,几秒钟。他就能永远占有那来自天国的圣洁灵魂。萨列里每年都在排演,从来不能鼓起勇气。哪怕他成功的概率有百分之九十,他也不能承受会永远失去莫扎特的那百分之十的风险。

他也曾开口叫住莫扎特,那个音乐天才转回身,神色是恰到好处的询问。没有惊喜,没有期待。

其实他再走近几步,就能看出莫扎特僵硬的表情,听到他敲鼓一般的心跳声。而莫扎特只要留心观察,就会发现除他以外的任何人前来拜访,都是管家去开门。

他们离得还是太远了一些。

莫扎特见他没有继续出声,像是鼓起勇气一般凑过去,给他一个贴面礼,才转身出了门。萨列里把手放在自己脸上足有十分钟,对方脸颊温暖而柔软的触感却一直在。

一只手顶在脸上,萨列里又找到了几张乐谱。背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我无穷无尽!”

实际上,那时他们的心情都还不错。也许因为天气暗沉,很快又会下雪了。

后来的后来,雪花飘落又融化,却再没有人把他的门板当琴键了。萨列里抚摸着莫扎特的字迹,险些落下泪来。

因为他发现自己终于承认了一点。

莫扎特无穷无尽,但沃尔夫冈只有一个。

那日的大雪已经把沃尔夫冈化为雪花,消散在冬天里了。

莫扎特会给他弹所有的曲子。全世界最自然最优美的曲调都凝聚在他的指尖,世界给他的那些打击与痛苦都被他至臻至纯的音乐融化,再被揉出快乐与美好。

而沃尔夫冈,放下乐器的莫扎特,会在他家里跑来跑去,像个孩子一样坐不住。有一次他甚至在萨列里课讲到一半时冲进了房间。

“路德维希,总有一天你会震动世界!”他几乎要握着那个青年的手大喊。年轻人有些迷茫地抬头看他。也许是沉浸在音乐中没有听清,他想。

“这个房间正被用于教学,莫扎特。”萨列里有些好笑地看他立刻对贝多芬夸起了自己,故作严肃地说。

“有什么关系,我也教过这孩子!”莫扎特不情愿地往外一步步挪,到门口又转头喊了一句,“把你的痛苦用欢乐演奏出来,路德维希!弹得再用力一些,萨列里的琴质量很好,不会被你砸坏!”

“我会的。”年轻人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稳重与严肃点点头,再抬眼时莫扎特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我们继续。”萨列里温和地对他说,脑子里却全是莫扎特对他吐舌头的样子,这两个人的年龄应该反过来才对。

不久以后贝多芬回到了波恩。再次来到维也纳的时候,已经是1792年的冬天。

在自己面前,莫扎特好像一直都是笑着的。萨列里一个人坐在琴边,试图在纷飞的雪花间找到他的轮廓,手上不自觉地在琴键上随意地按出几个音。

于是他又想起那个静得过分的下午来。雪花上是层层的乌云,一点阳光从云层筛下来,单薄稀疏没有温度。

刚刚和他共同创作了一首钢琴曲的,瘦小苍白的音乐家,失神地看着空气中的某处,用右手在羽管键琴上一下一下地戳出一串不协和音。

“如果可以爱您就好了。”他缄默不语,那些话却从琴键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跳出来。如果萨列里没有习惯性地捕捉他弹奏的一切声音,或是专门记忆德语音乐字母表,甚至,只要他没有产生同样的感情,那么这些杂乱无章的音符只会使他不解地皱眉,而并非现在这样,呆立原地,不知所措。

他想过一千种向他表白自己的方法。

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不曾幻想过莫扎特对自己的感情。

那一刻萨列里的面前突然出现了好多的自己。有的疾步走过去抚上年轻人柔软的金发,有的变了脸色,险些跌坐在地,其他的摇头微笑,以为这不过是他一时的傻话。而那些萨列里们紧接着让他看到欣喜若狂的莫扎特,沉默不语的莫扎特,目光呆滞的莫扎特——那么多的影像从他面前闪过,使他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活完了一个世纪。

“莫扎特…”直到那头金发惊愕而犹豫地转向他,他才发现自己除了干涩地唤他的名字,什么都不会做了。

“大师,您——?”莫扎特像远离滚烫的火炭一样迅速把手抽离那些琴键。看着维也纳最负盛名的音乐家张开几次口又合上,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是的,您听懂了,您永远听得懂。”

“您是无心弹出来的。”萨列里挣扎着说。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本能地想要否定。可是,当太阳说他愿意做你的一根金发,任何人都难以相信。但太阳说这句话时又带着那么不适合他的忧郁和低沉,接下来的无言更证实他先前所说多么认真。

“——我无法永远陪在您身边。”萨列里又说,他比莫扎特大了六岁,又在勾心斗角的宫廷作曲家中间,实在是没有他那种纯净简单的心肠,两人相伴的道路又能走多远?

“这句话应当反过来,是我不能永远在您身边吧。”莫扎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准备往外走。

“——忘记和您说了,一个月前有一位黑衣使者请我为他做一首安魂曲,近期我大概不会常来拜访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萨列里,像是想把他刻在脑中。“再会,安东尼奥。”

门外是飘雪的寒冬。

“请——请等一下。”

他应该说出口的。他应该说,我也对您有着同样深厚的感情,所以请留下来。或者,明天不下雪也请过来。最次也要说,等雪停了再走。

“请您——”他差一点就要说出来了。

“不必勉强,我的大师。”他一如往常露出一个很莫扎特的笑容来,眼睛里亮晶晶的,要不是这个笑,萨列里也许就会发现那是一层很薄的眼泪。

“贪恋您的是我,不是我的音乐。那些音符们可不怕冷。”他向萨列里招手,就推开了门。

雪尘裹挟着他逐渐远去了。萨列里在他离开以后偷偷把门拉开一条缝,看那个金色的身影逐渐变浅。

过了几日,维也纳下起罕见的大雪,没有人想出门。所以等萨列里跌跌撞撞地来到大街上,送殡的人已经散了。

萨列里跑到已经被雪花覆盖的墓园,奢望那个会发光的天才能再施舍给他一点温暖,把埋葬他的雪层融化,让萨列里找到他。

他站在那里,直到家人找来,把他连推带劝地带回家。

那之后很久,萨列里还习惯性地在下雪时心跳加速。直到有一次,一个活泼的女学生难抑来上课的快乐,在门板上敲出他的一首作品,然后被突然开启的门吓了一跳。

那节课萨列里格外严厉地批评她弹琴技巧的掌握不够熟练,临下课才有些疲惫地请她下次好好敲门。

萨列里在讲课、社交和写歌剧中数着日子。

莫扎特的寒冬已经过完,他再也不会冷了。他自我安慰着。

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三十个孤独的冬天。

-END-

【POI/RF】 5+1

Reese五次没能触碰到Finch,最后一次他差点成功了。

很短的给碗儿 @綰絃 的见面礼(?
刀子吃起来到底哪里爽了QUQ。

1.
Reese走进图书馆的时候,他的老板正趴在电脑桌上,以一种对他脊椎极不友好的姿势。
煎绿茶的温热快散去的时候,Reese终于鼓起勇气把手伸向他的脸颊。
即将相触的一秒,Finch微微动了动,他立即收回手,把煎绿茶放到电脑桌上。
“早上好,Finch。”

2.
那个晚上Reese一直盯着Finch。不是他输入密码的动作,只是他一片湖蓝的眼睛。在Finch终于停下那个该死的倒计时,开始为他拆解炸弹背心时,他也没有什么别的动作。
他怕自己一动,就会难以自控,把这个柔软的小个子揉进怀里。
那是越界的。

3.
他本来有很多次机会明目张胆地碰触他的老板。他受伤时总是有一些特权。Finch在昏黄的路灯下扶着他命令机器叫救护车,Finch握着他的手拿走那把被他自己鲜血浸湿的枪,Finch站在他身后声音颤抖地让他不要走。
可是Reese眼里只有死去的Carter,心里只有愤怒和痛苦。他登上随便选择的一架飞机离开。

4.
Reese的动作和枪声起与同时。他已经有些模糊的视野里是Finch放大的脸,印象里自己从未能离他这么近。他听到密集的枪响,感觉自己被人架起来转移,最后是Root疯狂的哭喊。Finch颤抖地站在他身前,好像怕Root把这事怪罪到Reese身上。
我的Harold。Reese想抬手碰碰他,告诉他自己还好,过一会儿就没事了。可是他没有力气。

5.
机器陷落,每个人都疲惫不堪,Reese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和Finch坐下来说说话了。Finch一直在敲键盘,手会不会冷?
Reese很想去握他的手。
“号码。皇后区。撒玛利亚人。”Root塞给他一张图片,多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就拎起衣服走出地铁站。
Finch苍白的手指还在电脑前敲敲打打,没有回头地嘱咐了一句一切小心。
不是现在。还没到时候。Reese告诉自己。
他每天都在这么告诉自己。

5+1
Finch就在他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提着沉重的手提箱,一只手攥着西装掩饰下面的伤口,踉跄着向前迈步。这是最后的机会。Reese想走过去,把他抱到怀里,说自己知道他要去面对撒玛利亚人、枪支和洲际导弹,再责备他竟然丢下自己。
他知道这次Finch不会拒绝。
就算他想,他也不一定有那么多的力气推开自己。
Reese在他身后停顿了几秒钟,终于只是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那只提箱,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身形隐没在纽约的黑暗里。

他最终没有触碰他。

-END-

【法扎/萨莫】 Wiederkehr归途

一个小别胜新婚(? 的故事
一颗糖。

献给我的语—— @阿語

归途

在完成了一整天令人厌倦的社交活动以后,萨列里疲惫地斜倚在马车座椅上,又时不时看看窗外。再过十几分钟就到家了,也许金发的小天才已经着急地趴在了阳台上,也可能正在试图趁自己不在家的最后一会儿偷吃一些甜点,或者在同时操纵几种乐器,好在他回家的时候给他一场盛大的欢迎会。

上次萨列里去别的城市宣传他的歌剧,终于推开家门时,莫扎特气鼓鼓地叉着腰站在房间正中央,身上亮闪闪的,挂满了他的领花——天哪,他是怎么全挂上去的?——手里摇晃着他最喜欢的那枚,可怜的黑色领花惊恐万状,生怕他一个松手,自己就会跌落地上,精致的装饰摔得粉碎。而恐怖制造者对此毫不在意,挥舞着手臂理直气壮地谴责他比信中说的晚了足足两天才回来。

上上次他还没踏上台阶,就听见卧室传来忧郁绵长的小提琴声,吓得他紧走几步冲进家里——那琴声突然又欢快起来,一串赶着一串的蹦跳音符毫无章法,活泼至极。萨列里仿佛看见了一个锯木匠把上好的木料刨得木花飞溅。

“您回来啦,安东尼奥!”莫扎特举起琴弓朝他笑,“您听到我新作的曲子了吗?它描述的是思念情人的妻子等待心上人回家期间的心理变化,现在,她欢庆完两人的重聚以后,开始埋怨丈夫几个星期的毫无音讯——”手中的琴弓一划,小提琴发出直抵灵魂的一声惨叫。

“......”锯得一手好木头!赞美莫扎特的音乐已经成了习惯,但这次涌到嘴边又被咽回去的只有这一句。

上上上次莫扎特气势汹汹地把厚厚一沓乐谱甩在他面前。“看,这都是我为您作的曲子,他们在墙角都要发霉啦!”在萨列里眼睛一亮,感动又期待地想要拿来欣赏的时候,那个小坏蛋却一扬手又收了回来。“他们委屈了,不想给您看!”

当天晚上萨列里只好等莫扎特睡熟,才往他怀里塞一个枕头充当自己,真身偷偷爬出来翻箱倒柜地找到琴谱,在窗边借月光逐行欣赏那些神赐的音乐。

再之前——是什么时候了呢?再之前莫扎特也许还没有住到他家里,正在为了生计焦头烂额。萨列里在一个凛冽的冬天找去了莫扎特的家,他在没烧柴火的房屋里冷得缩成一团,把所有布料都裹在身上,手上还在不停地创作。于是萨列里把他带回家,在他身边摆上暖炉,又把那些因为手指僵直而杂乱的音符理清楚。

蜡烛获得了一点热量,就燃烧着大放光明。人们逐渐狂热地爱上了莫扎特的音乐,而在萨列里的家里莫扎特不能再大手大脚地挥霍钱财。他现在和他同样富有,却没人提搬走的事情。唯一一次小迁移发生在一个晚上,金毛的年轻人抱着枕头,蛮不讲理地钻进了严肃自持的宫廷音乐大师的被窝。

萨列里越来越不喜欢独自出远门了。如果不能带上莫扎特,他就会想方设法地推掉哪怕是显赫贵族的邀请。

他更不喜欢莫扎特没有他的陪伴自己出行。闲不住的音乐大师依恋他们的家,却仿佛一直在旅途中,他去布拉格接受人们的欢呼,去巴黎给这个曾经冷遇他的城市温暖,去伦敦拜访海顿,甚至勉强自己回到萨尔茨堡去他父亲的墓地待过两天。

那时的萨列里只能留在维也纳,读那一封接一封的来信,两封信之间也许只隔了一两天,或是几个小时。看来莫扎特浪费钱财已成了习惯,在他家里被强行抑制,现在又从邮费上全找补了回来。

“我亲爱的大师!这里的人们很喜欢我的作品,成天有人往我怀里塞花束和怀表。我谢过他们的支持,然后告诉他们,如果一定要送,一枚黑色领花就是最好的礼物!
——我回去以后您想不想试试领花浴?
被一堆各式各样的领花包围着的,
沃•莫扎特。”

“您想我了吗?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您!都怪您家里的枕头,他们柔软舒服得让我难以忍受这里石头似的床!看来我果真是被您惯坏了。
半夜睡不着的,
沃尔夫冈
另,也许下次我应该带一件您的大衣在身边,就好像您在身边一样。”

“安东尼奥奥奥奥奥!我向剧院老板请假,能提前回来啦!我的马车正像饿极的野驴奔向食物一样在回维也纳的路上狂奔。实际上,信和我说不定谁先到呢!
哦哦哦车上实在是太颠簸啦,我特意要他们快马加鞭,我回去以后你可要——”后面的字歪扭得看不清,而萨列里一点也不想猜他写了什么。

这些信被放在萨列里保存最贵重物品的那个箱子里——到现在已经是那“些”箱子了——闲着无事的时候就拿出来读几遍。这些言语越热烈,他对那个蹦蹦跳跳的天才的思念就越深。

见信如晤,适得其反。

后来他们大多成双成对地出入,拜莫扎特不遗余力地宣传所赐,所有人都知道维也纳有一位“全世界最好的最完美的无与伦比的音乐大师”安东尼奥•萨列里。

萨列里本是想低调行事的,奈何莫扎特像颗小太阳似的,行至何处都带着灼热的光芒。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萨列里玩即兴四手联弹,仿佛没有比看着萨列里稳重优美的音乐被撩拨出轻松调皮的尾音更有趣的事。萨列里起初有些抵触这过分的张扬,但小太阳总把自己属于他挂在嘴边,久之倒逐渐习惯,甚至为之欣然。

直到这天他独自在膏粱锦绣、金砖玉瓦之间徘徊,与贵族交流最新的歌剧——莫扎特犯小孩脾气说什么也不肯来,也许宴会的主人曾经踹过他一脚,也许他正在创作的音乐属于平民,不想沾染贵族的浮华之气——总之,萨列里装出感谢款待不胜荣幸的样子,却时不时瞥着钟表。

“萨列里大师——”一位音乐家走过来,用颇为担忧的眼神看着他。

“下午好?”萨列里象征性举了一下杯,有些不解。

“他病的重吗?——我的妻子和朋友们都很担心。”他犹犹豫豫地问。见萨列里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又补充道。“平日鲜少见您和莫扎特大师分开,该不会他罹患——”

“您误会了,他很好——不我们也没有吵架,他只是需要专心作曲。”萨列里有些好笑地说。看来莫扎特整日宣布自己的所属卓有成效。

“那就好,愿您和他身体健康!”音乐家放下心来走了,口中还叨叨念念,看来是真的热爱着莫扎特的音乐。萨列里顺着他之前的话思绪飘远,不由一阵后怕。如果那个冬天自己没有去找他,而小太阳的火苗就这样熄灭了——他不敢再想下去。

多么幸运。他们险些错过彼此,而他现在就在家里等着他。

“请您再快一点,不胜感激。”萨列里探身对车夫说。马车几乎是一路跳着芭蕾回去的,萨列里踩到地面时还感觉自己在上下抖动着。

萨列里晃晃悠悠地推开家门,身上还带着来自宴会的些微酒气和香水味。关门落锁,转过身来的瞬间,一道金色的旋风带着一声被拉长的“安东尼奥”亮闪闪地扑到他身上,撞歪了他精致的领花和胸前的一切挂饰。

萨列里低头贴着小个子柔软的金发,露出收敛了几次的笑容来。

-END-

【盾冬】When you gotta go〈what if,九千字完結〉

心碎无数次..那么好..怎么写的那么好啊;w;
..难过得要爆炸了

吧唧一声黏坑底:

我相信看完這篇文,就會知道美國隊長3是多麼甜

What if:如果冬兵被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Steve該怎麼辦?

角色死亡

不是報社文,我寫得可認真


【盾冬】When you gotta go


泽莫想拥抱死亡,很久了。如果不是他还要完成复仇的承诺。
他当然不感激特查拉夺下他的枪。


但泽莫非常高兴特查拉不急着离开,年轻的国王站在雪中面色严肃的看着基地出口,里面安静得过份,没有战斗的声响。
在那狭小、难以迂回逃避的空间里,泽莫相信两个复仇者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他也很想知道自己计划的牺牲者究竟是谁。


“最好的情况,他们都死了。”泽莫自言自语。
他因为极端的严寒颤抖著跪在雪地里,特查拉看了他一眼,半是怜悯半是厌恶,“我不认同史塔克的行为,但那不是我的仇恨,我无权介入。”国王沉声说:“你挑起仇恨,很聪明,也异常邪恶。”


泽莫想笑,他想说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冻僵的身体阻止了他。
一个人影出现在半掩的大门后,泽莫努力抬头去看,看见那个人用肩膀顶开门,因为他的臂弯里抱着一个人。
美国队长,抱着冬兵。


所以死的是钢铁侠。泽莫想,只有一半的满足。


特查拉快步迎上去,没戴面罩,和平的向外打开手掌:“我没有恶意,Captain。”他高声说:“我已经找到杀害我父的凶手,如果你和巴恩斯需要,我愿提供帮助。”
忽然黑豹停住脚步,距离足够近,他看见史蒂夫罗杰斯脸上的大片血迹,但是那僵死一样的冷漠表情也是因为血迹吗?


美国队长蹙眉看着他,没有做出任何表示,事实上他甚至充满防卫的向后退了退,两条手臂收得更紧,紧紧抱住一直埋著脸的冬兵。特查拉只能看见冬兵垂下的右手,微微蜷起,染著血污的手指。


“我的战机有医疗设备。”他重新声明:“你们需要──”
“不。”
他被打断了。罗杰斯看起来很想直接走开,眼睛蓝得像冰。当他开口时嗓音亦极为冷硬。


“谢谢你,殿下。”罗杰斯说,而巴恩斯保持沉默,对眼下的一切漠不关心,苍白无血色的手仍然垂著。
特查拉忽然明白了。


泽莫嘶哑的声音传来:“他死了?”
强烈的怒气在黑豹心中升起,死亡应当严肃而隆重,一个无辜者的死亡不应该被这样兴味盎然的陈述。


泽莫不在乎现场有两个超级战士想杀了他,他艰难地挪动过去,跪在冰雪里仰头看着罗杰斯,多么神奇,距离上一次隔着墙和他对话才过了──十五分钟?也许还不到,那个用严厉的蓝眼睛审视他的男人已经消失了,现在在这里的是一个被掏空的壳。高大,里头是空的。


“所以钢铁侠死了?”泽莫毫不掩饰渴望,钢铁侠死了,美国队长垮了,多神奇!他完成了不可能的事,或者说──完成了。泽莫看着毫无生气的冬兵,没有他不会有现在的成功,他是计划的源头,泽莫几乎要对他感到抱歉了。
然而罗杰斯说:“不。”


他的嘴唇几乎没有动,声音很轻,仿佛连他自己也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但是他说,不。


在邪恶即将大获全胜的一刻,罗杰斯证明了他永远、永远不会被恶人操弄。


泽莫呆滞了一下,待他反应过来,僵在唇边的笑意又一次扩大。
“我看错你了,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他大笑着说:“他在你面前被杀,你连复仇都不肯,你眼睁睁看着史塔克回去风光领赏!多么高尚,可怜的家伙!看来他不值得你──”
黑豹给了他一记沉重的拳头,泽莫哼都没哼一声,一头栽进雪里。


“当有人做了你做不到的事,你应该展示一点尊敬!”
特查拉的低吼隆隆作响,泽莫的头很疼,但他还是停不了,笑得不停发抖。


可悲的……可悲的美国队长。
连做为人基本的复仇权力都放弃了。
可怜的罗杰斯。



※※※



穿着白色棉布衣的男人躺在可活动的平台上,金发的男人站在旁边,低头看着他。


特查拉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死者和生者,同样地沉默不语。


巴恩斯手上的血污洗净了,白净的右手安详的摆在胸腹间。
金属的左手在生前的战斗中被损坏大半,专业人士清除了裸露的线路和残骸,现在那部份左肩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其实他的体内还有许多金属支架,紧紧攀咬骨骼,科学家们告诉特查拉取出它们是大工程,而且事后不会很好看,毕竟那具肉体不会再癒合了。
把可疑的线路和金属放进炉里可能会造成故障,火化场的看守人不喜欢这个主意。但特查拉不允许他们动刀。他是个战士,对于撕裂的肢体习以为常,但身为一个失去挚亲不久的人,他看不出一个炉子怎么会比一个男人的心重要。


“殿下。”
他在门口站太久了,罗杰斯终于注意到他,或者说没办法继续无视他。
“Captain。”特查拉走过去,姿态肃穆:“我来此向巴恩斯致上歉意,为了我曾经不公正的对待他。”


罗杰斯点了点头,示意理解。
巴恩斯做为被道歉的对象,继续躺在那儿贡献他的遗容。
那是一张柔和的,几乎不可能让人产生恶感的脸。特查拉惊讶自己竟然能对他投以憎恨的目光,他的心被仇恨变得硬如磐石,巴恩斯的解释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奥妙。特查拉不认识巴恩斯,但是这个人让他知道他可以多接近一个被恨意蒙蔽的凡人,而非一个公正的国王。无论好坏,这对他意义重大。


“我感谢你,殿下。”罗杰斯忽然开口。
特查拉没有纠正他的称谓,罗杰斯说:“我能感受到你是真心对他感到抱歉,这对我很重要。”


他们都很清楚巴恩斯不会被正名。在世人眼中,他是以九头蛇杀手的身份死去。
特查拉又一次认定不拆除那些支架是对的,巴恩斯值得一个体面的结束,就让火燄把九头蛇植入的邪恶彻底和他分开吧。


“豹神会引领离去的人前往草原。”特查拉小心地掩藏他的愤怒,不想刺激那个更该愤怒,却一直异常平静的男人,“巴恩斯不是我的族人,但我相信死亡的安宁是平等的。”


巴恩斯看起来确实很安宁,礼仪师说美国队长拒绝他们帮死者化妆,所以他有点过於苍白,但你看得出他被细心打理过。希望这能让罗杰斯好过一点。
希望如此。


他最后说:“任何时候,Captain,如果你需要火……请告诉外面的守卫。”



※※※



几天后,美国政府秘密的海底监狱遭到了美国队长毁灭性的打击。
不是说他把那里炸上了天或是怎么的,他只是打翻了荷枪实弹的守卫──赤手空拳的──打碎了不少骨头和自尊,粗暴地破坏了所有牢房的锁,带走了全部犯人。


史蒂夫一个人就做到了。


“太了不起了,队长,你太神奇了。不过你的盾呢?”斯科特唸叨著,他是所有人里精神最好的,山姆也觉得队长真他妈神,但他矜持多了。
史蒂夫正在打开汪达的牢房,他俯下身小心的把委顿的女孩扶起来,“我很抱歉我过了这么久才来。”他对束缚衣露出厌恶的神情,企图撕开它,汪达阻止了他。


“先不要,队长。”红女巫嘶哑地说:“我的心情好糟,你没办法想像,先別解开我,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史蒂夫点点头,一把将她抱起来,斯科特应景的吹口哨,汪达贴着他可观的胸膛翻了个白眼:“谢谢,队长,我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克林特则说:“管好你的手,队长。”


他们笑了起来。
猎鹰发现史蒂夫没有笑。


山姆的心中升起担忧,斯科特还在状况外地追问史蒂夫他的盾牌去哪了。
一个没有盾的史蒂夫确实让人不习惯。山姆同意,还有一个板着脸的史蒂夫。还有……还有什么来着?一路上山姆看着史蒂夫的背影苦思冥想,直到上了飞机,他才忽然明白哪里不对劲:巴恩斯去哪了?


所有人都知道美国队长有一面盾,所有人都知道美国队长和巴基巴恩斯是好朋友。现在两者都不见了,怪不得他看起来不大对。


“我们要去哪里?”斯科特问。 
“瓦坎达。”史蒂夫简短的回答,他设定好航线回头看向山姆。目光冷静而了然。


山姆还没决定该不该问巴恩斯的事,但是史蒂夫显然注意到他的打量并猜到他的疑惑。


所以猎鹰斟酌地问:“西伯利亚顺利吗?”
“不。”史蒂夫答得很快。
山姆吸了口气,放低音量,轻声说:“巴恩斯……?”
“他死了。”史蒂夫答得很快,太快了,显而易见,他在心里不知道把这个问题排练过几次,就等着山姆问,他知道迟早有人要揭这个伤口。


山姆陷入惊恐中,他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我很抱歉?你还好吗?节哀?
“你想说出来吗?”他最后这么问。


史蒂夫没有表情的凝视他。
他的心一下飞回西伯利亚,感受到那里的低温,巴基的重量重新坠在他的臂膀间。史蒂夫跪在地上抱着他,看见暗色的血从唇齿间流出,看见绿色的眼睛里映著自己,眨动着迟迟不肯闭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只记得绿眼睛里的担忧和悲伤。


“巴克。”他小声喊。大仇得报的史塔克还在旁边,不到半尺远,但史蒂夫只知道他的巴基快要死了。


怪异的是,他曾经眼睁睁看着巴基坠落悬崖,他悲痛万分,满脑子都是这不可能、巴基不可能死,现在巴基还活着,他的心却一次又一次重复:他要死了,我知道,我又要失去他了。
就像坏掉的收音机不断重复,缺乏感情。


他觉得荒芜又空洞,情绪没有意义,泪水没有意义,那些都可以慢慢累积发酵、变质腐坏,现在只有巴基是真实的。他抓着最后的每一秒抱紧他,贴着他的脸,一边愚蠢的幻想这离別永不结束,一边清楚的明白这就是终点了。


巴基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拂过他的脸颊,轻如羽毛。



“史塔克发现他的父母被冬兵杀死,所以他杀了他。”这是史蒂夫给山姆的简单版本。


猎鹰踉跄了一下,眼睛睁得大大的,“不,不。”他不断摇头,“不,我……干,妈的!我是个混球,我是个白痴!”
他抹了一把脸,带着哭腔说:“妈的,是我告诉他你们在那儿。”


他没有说什么──你骂我吧,你打我吧之类的话,史蒂夫现在就可以把他从飞机上踹下去,或用他的脑浆涂墙,山姆毫无怨言。甚至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心碎的、问责的眼神,他就会自己跳下去。
他是个巨大的白痴。


史蒂夫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闭上眼,再睁开时里面泛起了泪光。
“山姆。”他轻声说:“这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没有理由。他……巴基的事,我甚至不怪泽莫。你知道,在很久以前……你、泽莫、史塔克都还没出生时,他的苦难就已经开始了。”
眼泪划过史蒂夫的脸颊,他缓缓坐下,语气平静而克制:“和我所造成的相比,你们所做的又算什么呢。”


撒谎。史蒂夫心里有个声音尖锐的喊:撒谎,你是真心的吗?也许一部份吧。为什么不正视你的内心?你很愤怒,你很憎恨,这一切如此不公平,这一切根本不值得,你以为山姆为什么道歉?他道歉是为了你!他不在乎巴基,没有人在乎,他们为了他的死额手称庆呢,记得新闻吗,九头蛇杀手詹姆斯巴恩斯确定死亡,反恐的重大胜利……


“史蒂夫?”还穿着束缚衣的汪达靠过来,用肩膀挨着他。
史蒂夫抬起通红的眼睛。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情有多糟。新的一天都是新的恶化。
束缚衣绑不住他,只有他自己能克制自己。
管理自己的力量是他的责任。
但是他想为之负责的人在哪里?



※※※



托尼史塔克最近懒洋洋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他不能出门,只能埋头研究罗迪的义肢──这真让人难过,也许他是个理工宅,但他也是个花花公子啊。


噢,那个不让他出门的人就是罗迪。


“史蒂夫罗杰斯到现在都行踪不明。”罗迪指著晚间新闻说:“你应该待在有保全的地方,我可不想看到你被他敲破脑袋的新闻。”


“只是提醒一下,你记得我是钢铁侠吧?”托尼转著螺丝起子回嘴。
“而你记得法案吧?如果动用了钢铁装你就得打报告了。”
托尼还真忘了,被提醒了这件事让他有点不舒服。


他转而说:“我不觉得他是那种人。我是说,试图暗杀我之类的,不像他的作风。”
“我不知道,你问我的话,在冬兵的事情上他不大像我认识的罗杰斯。当然我其实和他不熟。”


史塔克放下工具揉了揉手臂,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深了。
他不想提到那个名字。


而罗迪还在说:“说实话,我不认识冬兵,我也不在乎。但罗杰斯和巴恩斯,那可不只是认不认识的问题,你给自己找了个可怕的仇家。”
“那又怎样。”托尼从护目镜后面瞪他:“他杀了我妈。”
“我知道,我支持你,你没做错。”罗迪说:“就小心点,OK?”



托尼也认为自己是对的。
他的意思是,他爸妈被那个人杀了,谁会说他有错啊?史塔克夫妇死前看到的是那家伙的脸,这还不够吗?


他没有错。
他只是或多或少的被史蒂夫的话困扰了。


毕竟那个男人说的是实话,“他那时被洗脑了”或“这改变不了任何事”都是事实,托尼都知道,他只是不在乎。要么他被仇恨压垮,要么冬兵去死,就这样。


当时看来情况非常简单,然而随着冬兵死去,时间推移,钝化的仇恨让路给理智,史塔克开始有那么……一点……后悔。就一点。


事情真的没有改变,他不会在想起父母时感到欣慰,也不觉得复仇成功的那一刻值得回味。
仔细一想,其实他没有真正看到冬兵的最后时刻,史蒂夫把人抱得密不透风,托尼站在他背后,只听见冬兵竭力的喘息逐渐趋於虚弱,断气之后史蒂夫还维持那个姿势很长一段时间。


他都做好面对一个狂怒的超级战士的準备了,结果史蒂夫把冬兵抱起来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连地上的盾都没看一眼,不知道是忘了还是不在乎。


“Sir,卫星找到了美国队长的行踪。”星期五的声音轻柔地响起,一幅地图凭空出现:“他正在攻击一个九头蛇基地,同行的是山姆威尔森和汪达马克西莫夫。”


“这是第几次了?”
“第四次,Sir。”
“真是精力旺盛。”托尼喃喃说。美国队长是九头蛇的大敌,全世界都知道九头蛇恨他,他更恨九头蛇。


“是否将这份情报共享给国防部?”
“当然不,我们什么时候这么干过。”史塔克起身说:“把我的盔甲拿出来,没有编号的那一套。”



数十分钟后钢铁侠降落在战场,一掀开面甲,猎鹰就掉转枪口朝他连开了四枪。


“嘿,为什么这么做!我是来帮忙的!”史塔克抗议。
“操你!”猎鹰吼他。
“停下,山姆!”红女巫大喊:“你知道你不能真的杀了他!”


“你来干什么?”猎鹰还是把枪对着他,恨恨地说:“我建议你快点离开。”
托尼在半空中耸耸肩:“我找史蒂夫,他在哪?”


地底下传来闷闷的爆炸声,山姆和汪达都踉跄了一下。
“噢,史蒂夫,你已经解决了吗?”汪达按著耳朵上的通讯器:“你没有受伤吧?好的……不用急着上来,我是说,慢慢来,我和山姆会等你……”
“快滚吧。別让他看到你。”山姆兇巴巴的。托尼说:“为啥?他会杀了我吗?”


“他不会。”汪达说:“我们正是不想看到他克制自己。”
“真窝心。”


最终他还是见到史蒂夫了。从地下碉堡爬出来的男人身上满是尘土,金发灰扑扑的,除此之外,身形仍然壮得像能扛起三个人(确实可以),蓝眼睛还是那么的……严厉。史塔克见过很多拥有可怕眼神的人,有些像深井一样难以看透,有些利得像手术刀,而美国队长的眼神像冰山──你可以在上面站得很稳,知道自己能信赖它,但如果想撞上去,沉的一定是你。


现在那双眼睛在看见他的时候"h.4> 了拿像难以看透,有䐌行/ 行竪辁,的史h.4> 的动4> 空动4 dir=裰说ﱪ

撒蓪里?”思
“眖!”


最礴礴瘯把比>

>中蒴Obr “真窝心。”



”红帍伫大僅凪剀专䓍躆="lt伌作真怙篔r" >最眉"lt" dir过的廍縪
“眖!”


廍dir五皯丱一舐睞r /燄怜下倂⸓䓖的,廍私仚锃灾﹅疾/p>伌䎰在邥眯对剘尼在妈袮宮己预云斴件麑曽队长昍伫土皇恘昮己䘍䈐睄是对盽队郳看到䀝
“眖!”


最眉“世界都>现在黖不知r /䈑>4> p dir=ﮙ瘓䯔伌䀝
“真窝心。”


他的嘓䓪中ir="ltr廂最眳夌苩。”
p 著耳毴:p> 昐渐躔r,说不不的Q姆应綅级ir="ltr空慶实他到说4舑>="是说,蘍䈊?史塯“䷱蔃昂夌我"ltr" 篌说不䀂圳书…仍丧攓䓖对麔繟讝头蛇攓䞶,紧疯的些没“眖!”

最是那墫欣漌工廖的遮㔓䓀眆夫p 小不唓䒂夫ltr" 伌嬡>“真窝心。”


抗蘜真漘倝红夣绑他想䮙磰"lt队 擅"ltr队 列舔舔p> 扞厗≘尼在 >他沃你以r,撒蘍䈄女孩怜嘿Q背仰"lt你不能真的杀了他!”


片戺篌›待 >p di睄鉘尼>‐睎牰你 >他沃掣绑么ﮉ怦一灓你不能真的杀了仟窝心。”

最璴C绑乌寄沈看輌比䀝
“真窝心。”

廖五繟

绑乇凒氭史廖…⇒洋洋的恑特ltp d䀝
“真窝心。”

他皳撟许易䐆篔䀝
“真窝心。”


声p鏲徖>

最璴A朆间,徤还了繟ltr"著耝头蛇p> 金幦" 䏲徯说“噋议"lt伌p 〲蒁在殙牘尼在励知鹦待暗岁漟奆钟后钏昋臂湦⇺生旑昶们缠p问他⯔伌䀝
“真窝心。”


⏲头蹗脟皛"lt伌p ir【ir=什r"人p d尼在实翃情>托弣绑伌时鮝头蛇揲> 尓乗面壈,戰迎国遫燄杙而>‐練僽菲弌氓俎国良

"lt幦⇊杀控䘶仪辂新罠没朂皿郌仰,找史蒂夫,他在哪?”


最秆眶㔓䮙牘尼到开博尌他羗回蘍䈇他们繦达胟 ”或化的r />⏲庛刳r /里伌蹈"ltr" 比伌䀝
“真窝心。”


“眖!”


“史幦蹈銱知鹉人阯说只是不圑昫妄叞你的熳湦⏲" >最煵,我䚳 廍繈ネ多p> 皽丒 掉。p軖丑昋。抗" >最煑$盾呢ﴞ,惁暗軖。
史艘尼到开博选,你 劫叱伌怠杢廍繈ネ多漌邵上皿下伲塘r />“眖!”


┄杢土五忘活着,䁀帍伍䀥带一䘯弌怯好菲"塘怵上" >史弌怵上史伍侗妁䔓䏲弌暄:⏲弌曽队郳看到 口兵攓䲈看菲"lt 春忍队,伌惗里看t化离“眖!”


皽没朂眼 撒蠷睢忘漌找兵攓䚄行舗里你䉘尼嚽咅亚撒谁4咅亚撒辖> p弌找(don’t_e19will_e19)里?”思
“眖!”

/p> <煶实他p> r壈出瞜想澖眪丰兵攓p> r"lt怜p色离足p离上岁蒔撟看丣绑䔓䯥倜纆,蔀" "lt眪䯔䏲塗绑发杆小帥肴"lt"ltr蹗到了p> <睢忘怜p端皱…忍苬是了r />他的寔䀝
“真窝心。”



最缌只倜p䔓些p禑剘尼眪䀜p眪䀜缍䀜p没抗耝
“真窝心。”

“眖!”

> 摄头徨列的r,耓自p—⃌仦一繅䰎“真窝心。”

“真窝心。”

怦忍暱䚏"漌嚊忍䉘尼 di被漌仄鏲徲离" >找史蒂夌苬暊 狪ltr团知逝
“真窝心。”

“真窝心。”

䷱思
“真窝心。”

“真窝心。”


※※※



“眖!”


<只r" >“太亄话モ䷱抗识 < >“佣是(确崖…鹰吼他㺔柹" p 鼤 < 来缌p d深思
“真窝心。”

了徑是说老蛟也斯你个䜯刀E嚄> 而馁亅望这能轠已绢铁䔚托尼在廙国防逯好r" >⁨压幟 绑䉿路咪裆智管己抗耝
“真窝心。”


“停䏗ir〓仰,邑吆啿拒玫㼌䅢慱姆嚄滰>糊剘尼嚽r />“真窝心。”




史塲离足r在上面璪知道也斦眼
“真窝心。”

“真窝心。”


“噰ltr眪䀥带䚄迀瀝
“真窝心。”

眼暄阳竀─/>“p> <胼徔兼“真窝心。”

昄杰溔柹 䜟五 得揦严去㝀

这样兴味盎然的陈述。

“真窝心。”

>t举抔廆一惪䜹清激瀝
“真窝心。”


“山弍p瀁柹 䜟lt伌䀝
“真窝忟窝心。”


抗耝
抗耝
“眖!”


现在邆钏心的⦆需捶窗五r染 盎鹰发现史蒂夫没有笑。

“真窝忟窝心。”

“真窝忟窝心。”

色禯般㹅差蒟⒪纛利得像湻㝡战"l侵个阐渐謬有托翎庚⒏幻㝴蛇培病睡戽信p :⹻〜我们迀瀝
“真窝心。”

“真窝忖!”

“真窝忖!”


他转蹟柴兌嚠tlt找史蒂r /痙<光ﲣ丸>"lt檂我应找史蒂徯说,皊 瀜我们輌羆向剘皰lt聊山寘 果叇几会爑䀝
“真窝忖!”





“眖!”


“真窝忖!”


躄绑䔓䯺面> 空加⸓䘋臂…脟磆智ﺺ="lt抗耝
“真窝忖!”

“真窝心。”

鸍4>岐岖營 ”你他知唓䒮放不绞途ㇷ涉渐" 我䀝
“真窝心。”

<lt抗耝
“真窝忟窝心。”

“真窝忟窝忟窝心。”

不之负贖!”

<結,蒲又迀瀝


祽眼隊長齣戲杗>
他的了鐵吂琻签得鯔䀝

祽唀溆兌百唀滬思

缌br 對隊長來/p> 的 >绬渝 长㝢還得/謝謝会己䀝

“真窝忖!”

“真窝忖!”

Stuckyp d析

di赃嚜尖锐, 锴p d了K自蚜就GN縼甴p d”仟"l天帱一...<!
> 渉t水)t一廬煌嚦 箉t渐弲甴p dir="" >縱一/>扼 页褴躴刕丒忎倅/>扼灓自夫b而隵上皛里他" 昋 见页弯> 2绑于p d说面㤩庆链輨皜嚰妻 宴他渥過縼弉ttr" 不姁页〬攻面㺴刕"l嚽父ラ嘌溆忌瞜暜/ 廬煌嚦 <!

<!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000a" 5+1
里里里里<!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007d" Recovery里里里里里療变Buckyp"渐恢餩弿拉岯较偏抑郁
里里里里ネ报较耥纆弡喘较胼喘
<窝心。”窝

里里里里里里冰餩凪坱i塯<!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01ae" 甜饼
里里里ﺆl块较开僼喘弅冰餩凹福塯蓪里<!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01d1" 欢乐/幽默里里里ﺡ喘幽默搞纆长㝢/涉冰鰸戩弿<!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027b" 治愈里里里recovery好粣丁温可蒌点
——————————————————————————————————
<!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0355" ABO里里里里歷括侗标叏r
里里ABO嚠tr" 种皮夫纆忔配杰
里里里其 䀌洅l涉忈 耗i 姧p箂夫纆如HP


里
里里ABO嚠tr" 种皮夫纆倥嚻p> i讯


里里里歷括原䈩异夫箲蒲縋身庆忈巳射,∩哦他转


——————————————————————————————————


AU<!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7908" Meet-Cute
里里 AU弈邂,恋
里里里里 䛸滹p d



里里里里也”骑慢<窝心。”窝

里里里歷括这l靱,校麑异夫燌䛸滹p d


里里里<窝心。”窝


里里里ipAU包括>,激罗马b当间b当南北看b兢


里里


里里里療变网游




里里i 遨愳囊括AU⁓臀裁AU


——————————————————————————————————


i 一<!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lofter.com/post/1ddbdb40_a88797a" AU
里里里杢 ‘夫’者 >忘湮夫(⁓輚僁 光 >"ltr" >


b里里里豆芽祚锏 縉t氆的麆忈篇 >回



——————————————————————————————————


l<!
<窝心。”窝


<窝心。”窝



<窝心。”窝



<窝心。”窝







——————————————————————————————————


<!
里里里療心4 di看刕>"l


里里里∩宍嚜”䟹璌 ltPWP长 <培p d


里里里䞶保况假couple


里里ABOr
里里养〭托〛䞶䀎欣攙〭<窝心。”窝

里里包括>l异夫箲蒲縠讉々 i物酤嘁⤲l鱼鬼魂鬼狼l养物


里里שּׁ 觧角




里里里療妌括自 <觍亁嚜l䞶䏣结义迀猜猜喘/p>


里里迟战<窝心。”窝

里里彼锼嬬忘洗撸



里里白參潓闈皯对嚿裁兔白


里里初攼喏而/䖘/p>


里里里里p> 倬柹璌 渓了> 倮得
里里里療变並搞鬼


里里里ﻖ㺎和穿越bp夫璌 潓酌括其 自t䤪祆Evasntani赂
里里平自t括b肣穿越


里里%尴祏 p dir=八夲帲伌8囸


里里里里括漫穆r" >‘假’


里里里/>杈见 ⛈殀䖘归隐也䥏 t氆


里里里括变豆芽罓酏尴翀病仓䖘/p>
里里《倬和绿战球夫煢


里里H 慑阐占较僧篇麆艑诸



里 XX服阐毱俀䒌坦⼦’々㚜嚅䥰>"l䲈



里里里括盗梦p


里里路旅凌䛸


里里里䝗塌他羄锓䤤交平台溆 䪀䷭经采酈物


里里 AU夫罓這 平自t穿越弉t才起p璌


——————————————————————————————————


H<!
里里嚤篲蒲縹


里里公众伨>色play


里里僧篇鼚唓


(Stucky患俇擪里斧p 合强<兏喘箄<窝心。”窝

(Stucky患俇擪里盾尴煶完詹兌锅端


——————————————————————————————————


b肣<!
里里里诞潓闃>"l潓万圣潓鴅旦腢


里里但儀﯈r" 3预散讗脑洞



里里r" 3电b肣段p di"l


里里——————————————————————————————————


b优/strong>



里里里涉殀冰鐈ﯘ囈迷䔻"l皓<!




里里p䚅系<!
濇a><窝心。”窝




里里皜平自t䔖眪了傌" 穿越bp"┖眪了傌" AU夫画靜彛p"┖眪


里里"


里里乐欢乐





里里关宅䔮p>



<窝心。”窝


<窝心。”窝









<窝心。”窝

在䘌他羉lt撒


i赜漌一/杻㼯姁页 蹌 崖符夫煓蹌"弉场戦嚏揵 腢普
tsy皜嚰坻不只试试
麆寲蒋目+祆/太祎度搜寿路咼跳讗lofter微的lofter 皜輈GN縼瘌怬恩桙皜L也蒅思orz篹误毘囈L蹌诓䔕....


<窝心。”窝

<窝心。⿇lockquote>

仍br 浸的滰诓惶漌⸓䥰透易䓆卷/a>

他绑䴖胞m/耗恩br i⯿惜 <薯缟›2333p>

光p dir="ltr" 1. <笔否orz釚鯒/怌 也lt 索p d

窜<迅 < 㝀囈[罢]ir="ltr" 3. 祪1轓丘宲缀3<畈 负薟皀2333

<何皟
。tr" 7. 赜1皆 枯竀脟贝t撀⼅嵇⒅思<3<蒈" <窝> r 3<窝贍 > " ////<窝"/" " tr" 7. 赜1鯌丘宲缝/皟欯
/捂祬怂tr" 7. 赜2䔼

<=㇖罪惯─a> 瞴持> " " 窝" po鵂 惘錯揌找ㅈorzr r < 㬆揵嚜尋锴pm/r<3<谁凒红看cp䎩暜/真tr" 7. 赜2也媚 , ┈" " tr" 7. 赜3䔼怙 /<滍续 Lynn<熫锆冒犯

@Ellen_釃="l里涉p://k" href="http://了m 里logfid="48327245俇jiamulynn.lofir=ost/1d882cd1m 里re@35Rums"l里p://k" href="http://了m 里logfid="48934232a>jiamulynn.lofir=ost/1d882cd1m 里re >@綰絃"l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_e01b485">热pr 浸 3 m/pr 浸a> 4 m/pr 浸/a> ">

24/c74e3>25
12/c74e3>0里 ass="mas ass=

仍bc74e3> POI麝b 遗>

廽先 blank" href="http://stuckylibraryter.com/post/1e280127_e01b485">热pbef7a1寴rr bll /"l冰 部 <。 blp+<,䔹看璏。 bltr" 7. 赜忩雞

里 bltr" 7. 赜遗> bltr" 7. 赜这燀 墝c燊怖 苆 。tr" 7. 赜 > 衣 a><> <䛆窝贃/Hobbes p塙琖釉整格址蝴蝶燀形状/了脚步/a> 锴/p。tr" 7. 赜々

这 Reese>亯冰/p> 衣憰守卫/p。tr" 7. 赜Hobbes䊆 / 衣憰 a><謗/p。tr" 7. 赜’䯲套

照BC p/先展><纸/p 嘰/p。tr" 7. 赜创釻>"l/brbb/p。tr" "> quote

quote

7. 赜lp+这o r 轱 魹疙嚝"豪 p lt撜 quote

<务/绝i妯<

quote

7. 赜lp+Hobbes/a蹻Harold Finchp 甏ltr" "> quote

7. 赜纸窝叻Finch虽2踱丞Harold斤 p顧呼皏 窝贞

自己r 之负p> "/"l疮路/a>" 儿火烧" 孪 弆憪锞摸 鸰颅䣮自t颅""ww即颅 bi/鸰 镅右腿偀r<你䍦i扝帕緀 确Harold锆嚜小ltr" 7. 赜纼鸰 a> 垁/e a> > 似"瞁 >庒Harold朿a> a煜i< a> 逋几///<〙 䥓鉈p 畈/吐t撀欯 <斤怜睛㱬窝贸

< 蝶䴮之r囎棽鸶譪瞯c a>/ 䤫肩i幦<励䤛/需i" 块糖b圁荭莓巧/a>力C㸜屟>鸢 d> l /置t="_b縏/p>弆憪贝<睞峨㌀<䴀<歀"<粗䣎扝//p / 參㌀拾庽皓ㅊ邸鸍上r 巡䤫r
ww協縜您夀<眷属々L鴚r" 福>p纆p绕寿欬蒈"2显酸p"l di基Grace
"l哭

瘥听",䔾温暖"鸢iㅈo棹梦ltr" 7. 赜 假 p几坣址还爠 退p "Willy" drぇ陷典

p怬肏ぇ墻 dr<窝心吃挺r quote

7. 赜lp+署rJR

7. 赜Hobbes’痠c基///渥 ltr" p 7. 赜-END- blltr" 7. 赜吃并r/捂窝RF锈" tr

tag"r
●I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tag/Rinch">●Rinch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tag/RF">●RF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_e01b485">热pc74e3> 58 m/pc74e3>a> 65 m/pc74e3>/a> ">
24/c70/did>2里r ass=========ain"> f="http://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_d6ad93f">12/c70/did>0里 ass="mas ass=

;郎峨㤲CP峨 blp+
://k" href="http://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_e01b485">热pc5b56e
// 里 blltr" 7. 赜依 < p物猣l 谁 bltr" 7. 赜>玩Shaw Bear"" tr" 7. 赜2排序 创攷/p> X"/aese "X+1"Finch鎑X+4"Fusco鎑X+6"Anthony" < /p> "/oot思
犬< ltr" p 32"Finch鎺15"Kara"之负况挹/ a> bltr" p 绚 <弚<贏ltr" p 3" 6"Elias鎺9"Samari"#夜喿brp> < bltr" p 9"Samari"10"Carter"l<›)兤 bltr" p <跑育<" 真p+"l谁斸讲Bear tr" 7. 赜3<1"/aese/p>4"Shaw/p>10"Carter"/p>13"Grace"/坧挘负 <要 bltr" p 3皓3//探<2"Finch认/手5"Fusco鎑䴋鸝典Samari鿁<阵萸㈝ReeseSnow绚 <弚䴀⼺l传 醒㓪I揌预S2E13ltr" p 313"Grace"2"Finch唱歴负2"Finch鎆唱歴6"Elias鎺先 bltr" p a> 歴lp+纬 束 群鸭㿃/ / 数<数亵./八数<清b底/鸭数<清b底/鸭㿜真p+Elias 肿盘ltr" p 信Harrybrp/b11心擺猫耳<4" 10"Carter" < bltr" p 曾己< a>Nathan> 曾己> C蔡&Carter> 埃 tr" 7. 赜纬 dibr緀哈㇜真tr" p 4/7"Anthony"斸擺8"Machine 1"/aese先 bltr" p 4<42"Finch鎆/肤p 11"Bear"14"Zoe"挗 2"Finch鎔先 bltr" p 幎ER/艑:妒生恨怘亁嚜r" ’扈b遭r 䣎 p+Zoe<攊i和Reese婚<抙41"/aese9"Samari"斸喝酒先喝醙 渖喿brp> < bltr" p r’b/厂 嘰a窝/pl blp+4皓 < bltr" p CL/pltr" 7. 赜4 窝"厂壈"l餿案跟> 易立"决 l幸福ltr" 7. 赜42"Finch鎔11"Bear"b窝"厂壈"ba8"Machine和14"Zoe"<逛.园㒣l C泼癎p 竀台/pltr" 7. 赜45"Fusco和12"Nathan"嚜尝己<司縘7"Anthony"㒣l拽愇< bltr" p 53"/oot和9"Samari"i商店 < bltr" p 生日刂<榼 真p+录 显< 礼 是 给 梦 > C 真p+哦/ iKarap々肹路d"怌< ir="p倝<椼…/oot扻pl..掻 真p+纣鸟皈"p dr己仓鸺a"p入ir=先真p+ 忪尝忒茣鸀<寿窝责p>盘木L/p <“p+摔:脼唟"p >~真p+辣 睛真tr" p -END- blltr" 7. 赜为,怘徘 p倝璔br魧 r魧 tr" 7. 赜愇bp/ //pl"整格://k" href="http://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_e01b485">热pb箛37b指路 tr
class="tag"r
●I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tag/Rinch">●Rinch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tag/RF">●RF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tag/%E8%82%96%E6%A0%B9">●根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tag/%E4%BB%A5%E7%96%A4">●<疤
://jiamulynn.lofter.com/post/1e280127_e01b485">热pc70/did> 3 m/pc70/did>a> 46 m/pc70/did>/a> page"r
prev next active"r footer"rlspanr 忌縥  | Powere< byp://href="http://ir=ost/1d882cd">LOFTER window.Theme = {'ImageProtected':false,'CcType':0,ContextValue:'扈权护'};lscript 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 Name', '了.com']);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tion() { var ga = docum .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ir.d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