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法扎/萨莫】 Mr.Little Star

☆平安夜无心学习..不准备补全的大纲风极短篇。
☆圣诞快乐💝

☆咖啡店店员!萨列里与乐队吉他手!莫扎特

Mr.☆

  一切开始于那颗一笔画成的星星。

  “您好,请问喝点什么?”周末的下午总是最繁忙的。萨列里在柜台里忙碌着,处理每一位顾客的点单,再把咖啡杯传给流水线上的下一位店员。

  “中杯焦糖玛奇朵双份糖浆。”来人漫不经心地说完便又低头对着手机,在上面涂涂画画,像是在作曲。未等萨列里询问又接下去,“叫莫扎——”

  “安东尼奥!这个C³是什么意思?”有人从身后叫他。在他解释完那是卡布奇诺加三份糖,只是自己由于时间紧张没能写清楚以后,眼前的年轻人已经走到一边的座位上了。

  可他还没听完他的名字呢。

  下一位顾客已经开始用指节敲柜台,萨列里来不及再想,扫了一眼他挂满全身的饰品,在咖啡杯上迅速画了一颗星星作为那人的姓氏。

  当萨列里看见莫扎特一脸茫然地接过“小星星先生的玛奇朵”时,他才发现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小星星,hmm?”年轻人背着巨大的吉他包走过来——顺带一提,那包上也有星星,许多星星——对萨列里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呃,祝您心情愉快?”萨列里有些窘迫地说。

  “谢了,”被他顺手写作小星星的人笑着对他微微一举杯,“我希望这不是因为忘记了我的名字。”

  萨列里尴尬地开始处理下一份点单。

后来莫扎特总是来这里点咖啡,每天都不一样。

于是萨列里知道他并不是喜欢咖啡,而是喜欢这家店。

再后来和莫扎特一起进店的达蓬特抱怨来这里太绕远了,明明顺路就有一家。

莫扎特笑笑说咖啡店只不过是砖瓦建起来的房子,走路也只不过是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的前面,而我有自己的原因。

于是萨列里觉得他不单纯是喜欢这家店,而是里面的人。

同时他也终于知道了小星星先生叫做沃尔夫冈。

“为什么这次不画小星星了?”莫扎特问他。

虽然他也很喜欢被叫做沃尔夫冈,但是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再特殊了。

也许过几天就会被遗忘。

莫扎特不喜欢被遗忘,尤其是被萨列里遗忘。

萨列里莫名其妙地又开始画小星星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听话。

有一天煮咖啡缺人手,萨列里去顶替,不能画小星星了。

莫扎特不开心。但是喝到了萨列里亲自做的咖啡他很开心。他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用来买了现磨咖啡,笑眯眯地看着萨列里绝望地磨呀磨。

别人都收工了。这时店里很清闲,但没有人去把萨列里替回来。他们出去买墨镜了。

萨列里又磨完一杯,恶狠狠地在被子上画一个巨大的星星。

莫扎特有星星了,但是他没有钱回家了,可怜兮兮地给达蓬特电话。

达蓬特说他该,拒绝了来接他回家并要求他弹曲子给萨列里听让萨列里帮他回家。

莫扎特害羞了。害羞的莫扎特给萨列里弹了一首自己作曲的情歌。

萨列里没有害羞。他爆炸了。

美好的美好在他的心脏里膨胀又膨胀。他激动地放下咖啡豆,和老板请了假。

但是萨列里没有给莫扎特钱让他回家,一位伟大的歌手的演出不是卖艺不能用金钱衡量。当然他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他把好多好多好多杯咖啡用巨大的箱子装起来,两个人借了小推车推着咖啡走在路上。

莫扎特觉得今天自己做的事情疯狂得没有意义。他们在车站分发咖啡,在莫扎特的工作室合奏一首曲子,就是说莫扎特演奏萨列里会唱的歌。

莫扎特很开心,萨列里看起来很平静但心里也很开心。

萨列里不相信一见钟情觉得那钟的大多是脸。

但是莫扎特没有美到发光所以他钟的不是他的脸。

呸!他根本没有对莫扎特一见钟情!

但是——那家伙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喝咖啡了?

一段时间以后莫扎特风尘仆仆地冲进咖啡店里豪气干云地说萨列里咖啡咖啡咖啡!前台兼咖啡师兼(临时)服务生给他端过来,装作不经意地问他这些天干什么去了。

莫扎特用饮酒的气势干了那杯咖啡,看得旁人一阵痛心疾首。

莫扎特说去巡演了抱歉忘记告诉你怎么样有没有想我?
萨列里看了看他口袋里的机票看样子是刚刚下飞机取完行李。

萨列里决定讲实话。

您不来我的销售业绩下降了不少。他说。

确实。莫扎特认真地点了点头。您会因此而不高兴吗。

萨列里不知道他说的此是指他不来还是销售业绩下降,所以他谨慎地说有一点,不过没关系。

莫扎特抿了抿唇,若有所思。

萨列里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这让他期待。

可人们不会对不好的事情心存期待。但萨列里来不及想了,因为莫扎特开始说下一句话。

我还可以做出更糟糕的事情,对您的业绩。莫扎特说。

萨列里不易察觉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那是一个会使他的业绩降为负值的提议。

“安东尼奥萨列里,您愿意和我出去喝杯咖啡吗?”

END.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