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POI/RF】 One More Miracle 03

魔术师AU

前文:01  02

————————

03

Harold Finch是坚持每天准时上下班的优秀员工。他开始工作的时候办公层里的人还寥寥无几。

“早上好,Finch。”不速之客自在地坐在Finch的隔间里。

“Mr.Reese。”Finch觉得自己那天就不应该让他“帮自己”抱东西。“你需要办理保险业务吗?”

“实际上,我是来送早餐的。”Reese推过一个杯子和一个纸袋。

“谢了,不过我不喝咖啡。”Finch把杯子推了回去,虽然他的确正打算一会去吃员工餐。

“是煎绿茶。”Reese说,“昨天在你桌上看见的。但甜甜圈是一个猜测。”

“你还真是观察入微。”Finch拿起桌角的糖罐,他向来只喜欢这种方糖的甜度。

“一颗糖。”Reese在他打开罐子之前说。

这下他终于得以欣赏Finch略微惊讶的表情。其实他只是看到了糖罐上的生产日期,像Finch这种偏执富豪应该只会买新生产的物品。他掂了掂重量,把糖块和日期做个简单的计算,就能得出他每天放几颗。

看着Finch喝了一口煎绿茶,Reese才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两张演出票。

“我下周有表演,你愿意来看看吗?”他把票放到桌上。“你可以带上女朋友,这次的魔术我可是好好准备了,没那么容易被识破。”

“谢谢,我会去的。”Finch说,他发现自己竟对魔术揭秘产生了兴趣。

只是他没想到Reese反应这么激烈。

“真的?保证?”最不缺观众的魔术师一跃而起,“会去的?”

Finch好容易忍住笑,“是,你有我的承诺(You have my word)。”

Reese在办公层人多之前离开了这里,还留下了一张不知道哪个倒霉员工的入门卡。魔术师当窃贼,Finch打开电脑查询这张入门卡的主人信息,这很不好。他想。

Reese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大概是因为Finch说是“我”而不是“我们”会去吧?Reese在工作室楼下给自己买了一杯黑咖啡,喝了一口又退回售卖车。

“你往里加糖了吗?”他问。

“按您平时的要求,没加。”摊主答道。

Reese点点头走进工作室。今天的咖啡怎么是甜的呢。

-

Finch没想到Reese给自己带了这么好的位置。从这里看台上的他每个动作都清清楚楚。他找到座位的时候上面放了一个白色的软垫,上面印着“为你(4U)”两个字。

看得出Reese这次是下了苦功的,动作之快使得超高清的大屏幕上也被晃出了一块模糊。

Finch觉得自己昔日的经验要不够用了。

魔术师这一行其实不算难当。知道了原理再勤加练习,没什么无解的魔术。真正有挑战的是魔术师的创新能力。Finch知道也就是Reese不断创作的新魔术使他在界内处于不败地位。

这也为他的解密带来了相当大的困难。很多手法都是全新的,动作之快也让Finch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曾经是个秘密特工之类。

Reese在人声鼎沸中谢幕,刚下台就被一群女孩子紧紧围住,工作人员完全拦不住她们的热情。

Finch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走了,他还没看出来Reese的手法。他已经很努力地忽略了Reese大部分的视觉引导,但还是一个不小心被那双眼睛勾去了半秒。

“Finch先生。”一个胖乎乎的人来到他身边,他认出那是Reese的助手Fusco。“John想请你去后台坐一会儿,你明白的,他现在脱不开身。”

Finch点点头。Fusco拿起那个被Finch靠了一个多小时的垫子。

“他大概会想让你留着。”Fusco解释说。

两个人在后台的小隔间里坐着等,为了缓解无人出声的尴尬,Fusco决定卖了老友。

“Finch先生,你知道神奇小子这个人和我已经认识很久了,你别看他现在好像很厉害,小时候喜欢的还不是这个。”Fusco想着改天他俩成了Reese会不会抽死自己,后来还是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和Finch聊会天。

“我洗耳恭听。”Finch抱着那个靠垫,Reese以各种理由邀请自己散步喝茶也不是一两次,也算是朋友了。他自然不会公开这些信息,所以听听无妨。

“其实神奇小子命运挺悲惨的,亲人去世得早,我们认识是因为他找到寄养家庭之前在我家住过几天。当时他喜欢篮球,我比他大几岁,所以一开始还能给他陪练,后来就完全打不过他。”Fusco突然就慈爱了起来,“当年谁能想到,这孩子现在成了魔术师呢。”

“他练习魔术,是因为寄养家庭吗?”Finch问。他想象着小Reese独自徘徊在球场的样子。那时候的自己早已开始学习魔术技巧了。

“不是。他有一次篮球比赛伤了脚腕,打不了球了。后来他说他在篮球场上的时候一个人给他用魔术变出朵花来着,”Fusco说,“然后神奇小子就和魔术比翼连枝琴瑟和鸣了。我跟你讲,他变第一个魔术的时候...”

“说我什么坏话呢。”Reese突然出现在门口,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你走路都不出声音的吗!”Fusco忍住没在Finch面前粗口。后者虽然没说话但显然一脸认同。

“你这是心虚。”Reese看起来心情很好,不知道是不是看见Finch因刚刚的惊吓抱紧了那个靠垫的缘故。

“Reese先生,你让我留下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Finch发觉自己这么抱着不太好,站起来的同时把它贴腿抓着。

“抱歉让你久等了,Finch,其实是想请你喝杯茶。”Reese把目光从垫子上挪开。

加个“们”会死啊。Fusco愤愤地想。他大力拍了拍Reese的肩膀,用目光传递恶狠狠的一句“今天最好有点进展”,然后对Finch点点头,出门自动给自己放后半天假了。

“我想我有时间。”Finch被Fusco这一套精彩的表情弄得有点懵,但他早就不记得怎么拒绝Reese期待的眼神了。

-

“怎么样?”Finch刚喝下第一口茶对面就迫不及待地问。

“很不错,你也应该尝尝。”他发现对方对这句话并没有反应,才明白Reese指的是今天上午的演出。

“你的魔术总是令人印象深刻。”Finch评价道,想起自己还没想明白他的手法,“我可能没有能力理解这次的机关。”

Reese满意地切了一小块蛋糕,“不着急,你慢慢想。”随后想到回到后台时听见的只言片语。“对了,当时你和Lionel聊什么呢?”

“你的童年,Reese先生,很可爱。”Finch面不改色地说。

Reese举到嘴边的蛋糕又被放下。他觉得自己可以省一笔给助手发的工资了。

一餐茶点其实很快就可以结束,Reese也不好拖得太久。但他有一个考虑了很久的问题想问。

“Finch,你知道‘琉雀’吗?”他犹豫地问,希望看见Finch有哪怕一丝的不自然。

“世界级的魔术师,是的,我想所有人都听说过他。”Finch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可惜他和助手几年前在一次魔术事故中去世了。”

“这么说,你不是——”Reese不能理解。魔术师、爱喝煎绿茶、用三件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他的名字。无论怎么想Finch都应该就是“琉雀”。可他现在一脸平静,带着恰到好处的惋惜。

“你一直把我当成那个魔术师吗?”Finch微挑嘴角,“抱歉让你失望了。”

“不是,我没——”Reese气馁地往椅背上靠去,“好吧,是我想多了。”

“我今天和别人换了夜班,现在该回家补眠了。”Finch看起来不怎么介意,“谢谢你的演出和茶点。”

Reese只能目送他离开。

-TBC-

后文:04  05  06  07  08  09  10

打着滚儿期待留言(*°∀°)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