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POI/RF】 One More Miracle 04 05

魔术师AU
0405每节都不到两千字,合在一起看起来多一些
越、越来越冷清了(叹

前文:01  02  03

04

Harold Finch是一位魔术师。

他和Nathan是很多年的朋友,两人每次出演都会引起魔术界的震动。Nathan是Finch的助手,但后者坚持说他们是最好的搭档。

Finch演出总会戴上面具,为的是不会影响平时的生活。

Finch穿三件套是大家看得见的,他的饮食习惯则只有Nathan知道。不过如果观察极为仔细的人,可以发现他每一个演出场地里都有一个空了的煎绿茶杯。

当年的他们都是敢闯敢做的那类人,为了表演效果一次次地挑战两人的极限,甚至每次演出成功两人都会举杯相庆。

只有一次他们在演出前喝了酒。

“最后一次演出,然后我们就功成身退。”Finch举起手中的酒杯。

“来一场华丽的谢幕!”Nathan与他碰杯,入口才发现不是他准备的淡酒,他讶异地看着老友。

Finch放下了杯子,没有说什么。

“回来再喝也不迟。”Nathan最后只是叹息一声,把只喝了一口的香槟放在手边的台子上,起身走了。

-

Finch被绑在滑轨上。一节车厢将从他身上碾过。Nathan在后台屏住呼吸。这种搏命的游戏,练再多次仍会紧张。酒精在体内燃烧着,太阳穴突突跳着。他握紧了变向操作杆,随时准备一旦出现问题立刻把车厢掀出去。

Finch戴着雀鸟面具,手指迅速地在背后用准备的小刀解开手铐和绑绳。接下来他要在那节车厢压过来的同时跳入船舱的暗室,然后听着头顶车轮和滑轨的摩擦声和观众的惊叫,在助手Nathan给出暗示后再现身,完成这次表演。

海面很平静。

观众们坐在不远处的另一艘轮船上期待着这位著名的魔术师会带来怎样的奇迹。

-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Finch刚刚拆开绳子。眼前的一切都被切割成以帧为单位的慢速播放。他看着老友被火光吞噬,感觉自己被冲击着向后倒去,面具不知掉到了哪里。脊背落到海面上传来剧痛。

视野暗了下去。

-

他被当做工作人员和许多观众一块被救起。

医生在他后背安上了钢钉。

他仍穿着三件套,每天喝煎绿茶。但他很清楚那个万众瞩目的魔术师“琉雀”已经和他的搭档一起在魔术事故中去世。他仍热爱魔术,但不愿再去接触,因为它带给他的已经不再是快乐了。

Finch独自坐在房间里,杯中倒满了香槟酒。

他对着一片虚无举杯。

Harold Finch曾经是一位魔术师。

Finch再一次从梦中惊醒。结尾总是一样的。从刺目的白光到无尽的黑暗。

Bear趴在床边的狗窝里,听到他醒来抬起头,晃了晃尾巴。

Bear是Reese给他领养的马里努阿犬。

“Finch,来见见Bear。”那场表演Reese罕见地用了动物帮忙。大型犬非常配合,为演出带来了更多的欢呼。结束后Finch轻车熟路地走到后台等着,没想到Reese把它牵了过来。

“Bear。”Finch俯身摸了摸它的脑袋。后者磨蹭着他的手心,水汪汪的眼睛让他联想到身边站着的魔术师先生。

“你们会相处愉快的。”Reese在一边说。

“相处?”Finch一僵,“不用还给驯兽师吗?”

“它是我训练出来的,”Reese语气带着一点骄傲,“Bear本来就很聪明,教他什么都学得很快。送给你吧,我知道你一个人住。”

Finch从来没有养狗的计划。

Bear还是住到了Finch家里。

Finch摸了一把犬类柔软温暖的皮毛,第一次在噩梦以后想找个人聊聊。但通讯录里应该只存了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再也打不通的一个。

他随意地打开手机,却发现通讯录多了一个人。备注名热情洋溢:

“打给我!”

他是什么时候偷到自己手机的?

Finch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电话。

05

“晚上好,Harold。”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那边的声音很清醒。

“Reese先生,你也醒了。”Finch没想到他接的这么快。现在是夜里两点啊。

“嗯,”Reese含糊其词,“做噩梦了?”

Finch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意识到Reese刚刚的支吾。

“你还没睡。”他肯定地说。

“想把新想出来的魔术完成..”Reese低声说。上次他以为Finch总算没有看出来的表演,第二天还是在工作室里看见了他的信件,内容虽然有猜测,但大体仍是被看穿。

不过他喜欢这种感觉。自己绞尽脑汁设计出新的奇迹,再由Finch来解开。

“Harold,你还好吗?”那边没了声音,Reese小心地问。“你梦见了什么?”

只能听见欲言又止的轻微吸气。

“你需要一个陪你聊天的人,Harold,”Reese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轻柔一些。“...介意接待一个深夜的访客吗?”

一个世纪的沉默后,通话被挂断了。Reese失望地放下手机,看着屏幕一点点暗下去。

在即将自动锁屏的一瞬间,手机又亮了起来,伴随着在Reese听来如同天籁的短信提示音。

“巴克斯特街810号公寓5A*。”

Reese抓起外套跑出了门。

-

Reese把手里提着的几瓶酒放在门口,Finch站在旁边,已经换掉了睡袍,但谢天谢地没再把自己裹进三件套里,只穿着一件衬衫。

进门以后一抬头就可以看见那张床,显然它也已经被重新整理过了,完全看不出有人躺过的褶皱。

Bear摇着尾巴小跑过来,在他们面前蹲好。

自己的魔术骗不到Finch,还不能骗骗他家狗?Reese想。

“给它加餐?”他对着家的主人说。

Finch递过去一盒Bear吃的肉条。

Reese两只手拿着一块,递到Bear嘴边,在犬类惊喜地伸出舌头的时候手指一晃。

Bear咬了个空,转来转去地找它的食物。

魔术师不知从哪把那块儿吃的变了出来,又在Bear张口时把它变走。

他收获了马犬的一个猛扑。

“乖。”他终于把零食塞进Bear嘴里,胡乱摸一把,把它赶回窝。

“要不要也给我一个猛扑?”Reese转过头看Finch,半开玩笑地张开手臂,又在对方的目光里讪讪地放下。

“很抱歉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过来,”Finch说,“没有什么可以招待的。”

“我带了点喝的,”Reese指了指门口的酒瓶,“一醉解千愁?”

-

Reese发现自己后悔了。

他没有想到Finch喝醉以后是这个样子。

他本想着酒后吐真言来着。两个人可以聊聊天,他还可以试试解开Finch噩梦的症结。

“喝点,Harold。你明天早上起来会头疼的。”Reese递过去一杯蜂蜜水。

“极度的孤独使我恐惧!”Finch喃喃地说,“...实际上孤独是我的唯一目的,是对我的巨大诱惑。”*

“Finch,你还好吗?”Reese眨了眨眼。

“我的内心,存在着可怕的不安!*”Finch拍案而起,混乱地念着可能他自己都听不明白的话。

“你该睡一觉了。”Reese叹息,抱住舞动着胳膊的前魔术师,把他拖到床上。尽管对方曾奋力挣扎,但还是在沾到枕头的时候眯着眼,舒服地蹭了蹭。

目睹全程的Reese听见脑子里嗡的一声,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用某种方式把Finch弄醒。我好像也有点喝多了,他想。

小心地摘下Finch的眼镜放在枕边,他打算还是在沙发上凑合一夜。

“你要走了吗?”以为睡着了的小个子突然在黑暗中冒出一句。

“...我会在这儿陪着你。”Reese蜷在沙发里,把大衣往身上拉了拉,“晚安,Harold。”

“晚安,”床上的人看起来终于放下心了。Reese也觉得有点困,合上眼的时候,他听见那人说完了后半句。

“Nathan..”

Reese彻底睡不着了。

-

Finch在炒饭的轻微噼啪声中醒过来。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他拿起来喝完,缓解了一点宿醉带来的干渴。

“中午好,Finch。”Reese背对着他把餐盘放在桌上,并没有回头。

“中午?”Finch看了一眼表,他竟然又睡了九个小时。

“你公司那里我让Lionel请了一天病假,”Reese摆着餐具,“起来吃饭。”

Finch准确地感受到身边的低气压。他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又梦见了那场演出事故,鬼使神差地把住址发给了魔术师先生,两个人喝酒,听Reese讲他练习魔术的经历,然后呢?

他朦朦胧胧地看见了Nathan。高大温柔的人半哄骗半强迫地让他喝水,给他盖好被子。Finch深吸一口气,难道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Reese误会了什么?

“John...”他想解释,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Finch,你让我伤心了。”Reese转过身,走到他旁边——

——Bear的狗窝那里,指着里面已经被咬破了一个角的垫子。

“你竟然这样对待我挑的礼物!”

“那天我刚把它拿回来Bear就把它拖进窝里了,大概是上面有你的气味。”Finch长长地松了口气。Reese还蹲在Bear旁边反复看那个可怜的垫子,一人一犬竟让Finch觉得有些神似。

“算了,下次再送点别的。”Reese小声说。

Finch有点尴尬,这个人就在自己床边,这显然已经大大突破了他的安全距离。他忍住全身的不自在下床整理了一下衣服,Reese则跟在自己家似的到沙发上坐下。

“收拾好了吃午饭吧,我之前吃过了。”Reese好歹算收敛了一下视线,看着窗外说。

“...你不用回工作室吗?”家里多出个人让他非常不习惯,但他不好意思直说。

“你有墨镜吗?”Reese问。看了一眼Finch的表情又接着说,“大白天要是被人看到我从你家里出来,你可就再也过不了清净的生活了。”

话虽这么说,Reese还是在他第二次放下刀叉的时候提出离开,Finch借了他一顶帽子。

“脸也得遮一下,家里有口罩(mask,亦为面具)吗?”Reese笑问。

这一次他终于捕捉到了对方的愣神。

“没——应该有。”Finch反应过来,把口罩找给他。

“谢了。改天见,Finch。”不知什么原因,Finch总觉得他念自己名字的口气有些怪。

*住址是剧里宅宅送酱的房子
*Finch醉酒的碎碎念均引自卡夫卡作品

TBC

后文:06  07  08  09  10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儿们,后面是几句废话可以略过..

表白戳喜欢、推荐和留言的小天使们////写文是出于喜欢,但是写完之后总会很期待各位看官的评价,哪怕只有一串啊或者表情(就像我一个语死早每次看完太太们的文都不知道写什么)我看到都会雀跃////眼睁睁看着看文的越来越少内心着实惶恐orz我们写几个小时的内容大家可能几分钟就可以看完,但这几千字是改了又改生怕OOC的。染太说的可好,不一定是看重热度,主要是知道还有人在看..
以上一团胡言乱语

评论(4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