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POI/RF】 One More Miracle 06

魔术师AU
...关于魔术表演中的细节有误之处请粗暴指出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Finch仍然不记得那天自己说了多少,但他很清楚哪怕一个词的失误Reese都会查得彻彻底底,直到确认他的身份。

他不希望曾经的自己被发现。“琉雀”已经心甘情愿把自己埋进最深的泥土,Reese却想把他挖出来,给他他不值得的光亮和温暖。

他知道Reese一直只是想让自己能开心一点,但他已经离开那部分太久了。赞赏Reese的魔术不代表他可以再成为一个魔术师。每当他试图拿起魔术,Nathan就会在他眼前融入火光。

Reese还在隔三差五帮他带早饭,给他塞演出票。他的魔术花样不断翻新着,Finch发现自己一次比一次期待他每场的表演,之前是因为那是自己和魔术唯一的连接,现在则因为那是自己和Reese的关联。他猜出关键的次数逐渐少了,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因为他目光停留在Reese脸上的时间越来越长。

他垂下的睫毛,在灯光下灰绿色的眼睛,冷淡的自信的笑容。他还是会在每次结束一个魔术的时候看向Finch,笑里带着一点俏皮和得意,有时会眨眨眼。面对这样一张脸,谁还能专注于他手上的动作呢,Finch对自己说,完全不记得他也曾几十分钟紧盯着Reese的手上动作,对那人的引导毫无知觉。

多少日子里Finch满足于带着bear散步,去看Reese的表演,再花费许多个夜晚研究表演视频来解密。

但Reese似乎还想追求更高的刺激,这次他的票上的节目单中赫然有“水牢脱逃术”。

胡迪尼的经典,风险大但对观众有致命的吸引力。Finch明白为什么这次Reese没有粘着他多说几句话了,他怕自己会阻拦。

Finch是不赞成Reese冒险的,况且入冬本就寒冷,再被凉水一激指不定会生病,但他相信Reese既然要演出,就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是这么多天,Reese瞒得严严实实,他竟丝毫没有察觉。

他的演出票上仍是最好的位置。最后一个魔术快开始的时候一位红发女人才赶了进来,坐到他身边时连连道歉,说是怕迟到影响他的心情。Finch不由对这个礼貌的女士产生了好感。

“Grace。”她伸出一只手,笑得很好看。

“Harold Martin。”Finch和她握手。他不是特别希望Wren的身份被发现和魔术有关联。

还在后台的Reese瞪了一眼Fusco。

“抱歉,大意了。”助手说。“买票信息上是性别男,大概是倒卖的。”

舞台上暗了下去。人群中出现小小的喧哗。Grace也兴奋地坐正了些。

Reese再次走上台的时候照例带着礼貌疏离的微笑。然后被戴上手铐,五花大绑,绑绳时Reese闭着眼睛,身体放松。他请来一位观众,证明绑的足够结实,顺便检查了一下衣服。

Finch注意到他穿的是没有鞋带的皮鞋。那么他大概在嘴里含了别针吧,Finch想。

像是为了否定Finch的猜想,Reese特意微张开口证明自己并未携带可以割断绳索或撬开手铐的工具。观众不由发出一片微小的议论。

Reese站进水箱里。水流缓缓注入,从脚踝一直到头顶。没有东西浮起来或发出闪光,水箱里似乎真的空无一物。

水漫过Reese脖颈的一瞬间Finch看了一眼表。

Reese在巨大的水箱里浮浮沉沉,转动着手腕试图解开手铐。Fusco走过去在水箱上蒙上黑布。

台下一片寂静。Finch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观众开始坐不住,助手也显得有些惊慌,但表示出要谨遵魔术师的要求不打开水箱。

“他、他还好吧?”Grace问Finch,她的手在微微发抖。

“一般助手会表示出慌张,以期达到最好的效果。”Finch安慰道。

他记得这项表演最快可以到一分钟,而Reese没有使用他所了解的技巧的痕迹,显然他想换一种表演方式。

比较吓人的方式。

七分钟。台下开始有些混乱,Fusco大声要求观众对Reese有点信心。

“七分钟没有空气了,”Grace紧张地问,“就算他解开了,会不会窒息?”

“闭气的世界纪录是二十二分钟,放心。”Finch说。但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质疑着这句“放心”的可信性。

十分钟。Finch听见了抽泣声。有几位男性已经想冲上台砸开水箱了。

“不会是失误了吧?我应不应该也冲上去?”Grace带上了哭腔。“天啊,他这是第一次演这类魔术!”

Finch想不到理由来安慰了。他感觉世界又在一点点暗下去。他忍不住开始想如果Reese先生——如果John也死在魔术里,他会怎么样?他听到自己心中的某个地方在尖叫着崩塌。

水箱侧面的黑布猛然鼓起一块。Reese全身是水地跌出到舞台上,同时拉下覆盖着的黑布,水箱没有被打开的迹象,里面完整的绳子和手铐在缓缓沉入水底。场内爆发的欢呼和掌声震耳欲聋。

尽管还在咳水,Reese仍是勉强站起身,对Finch露出一贯的灿烂笑容。

Grace在一边拍得手都红了,眼睛里还有泪水。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欢呼、鼓掌、微笑,对这位年轻的魔术师致以最大的肯定。

只有Finch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他感觉自己有点站不稳。

他简单地和Grace道别,跌跌撞撞地走向了后台的休息室。

TBC

存稿要吐完了QAQ
九月前一定要结束(握拳

后文:07  08  09  10

评论(2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