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POI/RF】 One More Miracle 07 08

魔术师AU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其实本来是没有Finch的那套话的,但看到几个小伙伴期待Finch生气(?,就让他象征性表示两句XD
进展好像比我想象的快了一点(ovo+
下次更新就完结啦啦啦

07

Reese由于缺氧走得很慢,在休息室的椅子坐下。Fusco给他披上毛毯,再把毛巾搭到他头顶。Finch坐在旁边安静地注视着,直到Fusco被看得心里发毛走出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Reese先生。”Finch没给他休息的机会,“你的演出票上说的是水牢脱逃术,而你实际的演出并没有按照胡迪尼大师的方法来,甚至可以说只是套了个名字,你这是欺骗观众。”虽然他知道门票和节目单不是由Reese设计的。

“你故意把演出时间拖长,玩弄观众的情感,来达到你想要的效果,而丝毫不考虑那十分钟里观众会怎样焦虑!”虽然所有魔术师都会这么做。

“你演出之前完全没有防护措施,万一出了事故,你有没有想过、”他把那个我字咽了回去,“你助手和其他朋友的心情?为了表演把你的生命置于危险的情况下,你是...”刚刚所有的担心都变成了悲伤和愤怒,一时间他都不清楚面前的是Reese还是曾经的他自己了。

“Harold..”Reese看着他委屈地叫了一声。

Finch猛然停下,那双绿色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后面的责备再也说不出口,Finch最后只干巴巴地以一句“下次别冒险”结束。

“再有下次,我会买你们公司的保险的。”Reese玩笑道。

“你准备氧气瓶了?”Finch平静了一下心情问。

“五分钟的,再大会被看出来。”Reese心虚地说,“其实闭气五六分钟对我来说没什么危险..”

Finch想说下次能不能让他也有个准备,但还是保持了沉默,转而问,“你是怎么解开束缚的?”

“这次不打算自己看出来?”Reese笑了两声,觉得眼前发黑赶紧停下。“上手铐的时候给腕部施压,把手腕暂时撑宽。绳子那段我练了练胡迪尼大法。”

“你让肩膀脱臼了?”Finch不自觉提高了声音,把Reese唬得一缩。

“其实不怎么疼。”Reese觉得自己再说下去Finch准得再对他发火,决定还是尽早找个借口离开这儿。“Fusco已经请了医生,我该走了。”

“John。”Finch在他背后说,“你可以选一些风险小的魔术。”

“你在担心我吗?”Reese在门口转过身,笑成一只柴郡猫。

“看你的医生去。”Finch心说你才明白,但不知为什么这么平平常常的朋友间的对话被他一念就有些别的感觉,只把他往门外推。

不过后来Reese真的没有再出演这类脱险魔术,不知是为了确认这一点还是什么,Finch在他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用来打发时间的职员工作已经辞去了,Reese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眼睛里的光,用Fusco的话来讲,十副墨镜叠着都挡不住。

Finch在Reese的死缠烂打下白天搬到了Reese工作室隔壁,看书。从冬天看到春天。

剩下的事情看起来顺理成章。Reese每天给Finch带早餐,以至于有一天Fusco买的茶他觉得苦没喝下去,最后还是Reese喝完的。他们在傍晚带着Bear一起散步,两只垂着的手晃啊晃的,碰到一起就不再分开。Finch噩梦以后会给Reese打电话,Reese要么直接来按门铃然后钻到他身边的被窝里,要是不在本地就索性不睡,在电话里陪他聊到天亮。再后来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住在了一起,Reese无辜地眨着眼睛,说怕Finch再睡不着。

最后Reese开始以各种理由劝Finch和他一起演出。

“Harold,今天Fusco突然生病了,你愿意顶替一下吗?”

“Harold,这是一个双人魔术,我都练了这么久了,你来做搭档好不好?”

“Finch,我学不会这个动作,你能教我一下吗?”

“糟糕!我中了没有Harold搭档不能演出的魔咒!”

“我不会表演魔术的,Reese先生。”Finch冷静地喝着煎绿茶,“在这儿坐着已经是极限了。”

Reese可以让他不回避魔术,但不能让他重操旧业。

这天他在看不知道第几遍《理智与情感》的时候,忽然听到隐隐的东西坠地的声响,夹杂着压抑的一声吸气。

瘸腿有些限制了他的行动,他只能尽力迈开步子。

冲入隔壁房间的时候,Reese正定定地看着落地的道具,小臂上有一道不浅的划伤。听到声音Reese抬起头,对Finch不好意思地一笑。

“难得失手啊。”Fusco把急救箱拿过来,意味深长地说。

“麻烦你了,Harold。”Reese在Finch给他擦去血迹的时候说。

“下次小心点。”Finch给他擦医用碘水,一层层裹上纱布。Reese在旁边笑得跟没有痛觉一样。

“你不从医可惜了。”Reese说。“有兴趣当我的私人医生吗?”

“不自由,毋宁死*,Reese先生。”Finch手下加大了力道。

“那有兴趣收我做你的私人病患吗?”Reese立刻改口。Finch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

“别腻歪了,下午还有演出呢。”Fusco敲了敲门框示意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

“对了,这是个问题。”Reese突然一脸严肃,“我这样动作的速度会受影响,Finch只有你能替我了。”

“别想。”Finch现在听到“替”这个字就条件反射。

“那搭档也行!”Reese退步。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还有“搭档”这个词也是。Finch皱眉。他还没放弃呢?

最后Reese还是和Fusco走上的演出台,好在并没有出现失误。

看来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Reese看着Finch读书的背影想。

08

十几年前,在Reese还是John,Finch还是Harold的时候,他们遇见过一次。

那时Harold的魔术还只是从袖子里拿出个东西的小技巧。

John在球场一个人往篮筐里投球。很准,准得他想哭。因为他用全部的时间把球练好,又要用剩下的时间让自己接受不能做篮球运动员的事实。

天气很热,街道上没有几个人,即使有也都在寻找阴凉,不会注意到傻站在太阳底下的孩子。

两个,孩子。

其中一个抱着篮球,丝毫没有注意到脚底的滚烫,另一个远远地看了一会儿,终于在他把自己晒中暑之前走了过去。

“你还好吗?”Harold问。他穿着防紫外线的外套,袖子里揣着一枝花。

John没应声,但是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太阳下一切都是明晃晃的白色,而这个男孩,简直白得发亮。

“抱歉打扰了你,但你看起来需要找个人聊聊。”Harold感觉袖子里的花毛茸茸的发痒。

John抬手投篮。伴着让人心情舒畅的一声响,篮球准确地进入框内。

“怎么样?”John对Harold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Harold用力点头。

“可是我不能继续打球了。”仅仅是说出这句话就花了John好大的力气。他努力忍住眼泪。“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我很遗憾。”Harold把手搭到他肩上,手底下发烫,他应该是在这站了好一会了。Harold沉默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John看着他。

“看好。”Harold两只手展开,然后右手握拳,左手画了一个弧线挡住右手,把那枝花折叠着抽出,再张开手掌。

一枝百里香出现在手上。

“我以为会是玫瑰花。”John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Harold耳朵尖发红,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

“送给你。”他递过去。John捏紧了小小的一朵花。Harold又拍了一下他的肩,“开心点。”然后抬起一只手试图给两个人遮太阳。“太热了,回家吧。”他小心地说。

“谢谢。”John的视线在他和花之间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他眼睛里。

Harold被还有点红的浅色眼睛看着,感觉自己快要烧起来了,他又笑了笑,转身走了。

John才想起来自己还没问他名字。

-

Reese不常看书。但桌子上一直有一本马克威尔逊的作品*,但与其说Reese是喜欢这本书不如说他是在收藏里面的书签。

Fusco曾翻过一次,里面夹着一枝百里香,仅此而已。*

TBC

*不自由毋宁死,苏格兰裔美国人帕特里克•亨利的名句
*马克威尔逊的魔术书籍很经典
*百里香花语是勇气,勇于面对困难,而且自尊心很重,不会轻易屈服,相信明天会更好。

没有存稿了好焦虑QAQ
马上开学了好焦虑QAQ
啊啊啊啊啊好焦虑QAQ

后文: 09  10

评论(1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