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Lams/无授翻】any given night

作者:账号已删除

翻译:嘉木

分级:青年及以上(但我觉得算是G?

授权状态:无授权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06006

简介:约翰·劳伦斯要是能让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张口结舌就能得到五十块钱。

 

*原文斜体=译文加粗

 

Any given night

 

 

“这事儿很容易,我的朋友,”拉法叶不耐烦地开口。约翰嗤笑一声,又闷了一杯.

 

“不,真的不容易。”他反对道。

 

“你只需要让他结巴一下子就成。”拉法叶提醒他,约翰让他的目光滑向那个被叫做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人,他正和安洁莉卡·斯凯勒聊着天。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约翰说道,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转向他的朋友。亚历山大的声线很好辨认,即使是在喧闹的酒吧里也吸引着不少顾客的目光。

 

小狮子又不吓人的啊,劳伦斯。”拉法叶挥了挥手。“烦人吗?当然了。但是,吓人?”他轻蔑地哼了一声,对他来说这个想法简直莫名其妙。

 

“我不是觉得他可怕,吉尔。”约翰摇了摇头,视线回到了亚历山大身上。迷人得可怕,也许,但他没打算把这个大声说出来。不,汉密尔顿看起来并不吓人——吸引人,倒更准确些。

 

那双深色的眼睛抬起与他对视,让约翰身上过了遍电。亚历山大扬起眉,尽管他还身在雨安洁莉卡的对话之中,他的全部注意已经在劳伦斯身上了。

 

费力地把自己的目光从对方眼睛上移开,劳伦斯转过脸发现拉法叶正好奇地对他傻笑。

 

“你的脸色可不是这么说的呀,亲爱的。”他抑扬顿挫地说,约翰有点考虑要把他的饮料丢到拉法叶脸上。不得不选择控制自己,约翰站了起来。

 

“五十块。”他开了条件。

 

拉法叶热切地点头。

 

“伯尔出得起这钱,而且他说了他很乐意看到亚历山大被打败一两次。”他对约翰保证道。“你总能吸引姑娘们——就对着你可能真正想要的人打开你那神奇的吸引力吧。”

 

拉法叶语气里仍带着调笑的意味,但劳伦斯感觉胃里羞愧地纠结起来,无论如何——他知道他的朋友没有恶意,完全没有。这不是拉法叶的错,是约翰父亲的问题,仅此而已。

 

“我不喜欢你。”约翰越过他的肩膀喊道,接着跨步走到安洁莉卡和亚历山大坐着的地方,后者仍在不停地说着话。

 

“亚力克斯,我不在乎,”那位女士抱怨地哼声。亚历山大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不满,仍继续说着,做着手势大声斥骂。

 

那家伙明显是……退一万步说,充满热情,但他早已知道这个了。

 

亚历山大快要说完的时候,约翰清了清嗓子。安洁莉卡转向他——天哪,她和亚力克斯多相像呢。多年来被迫和女孩子们出门的经历已经给了约翰判断其中的哪个值得了解的能力——他知道怎么找到朋友,尽管他已经不再能够想要更多朋友了。

 

现在,亚历山大?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约翰吞咽动作,最后看了拉法叶一眼——他正对他竖起拇指并迅速打开了手机摄像头。

 

“抱歉来打扰——”

 

“不必!”安洁莉卡站了起来,相当迅速,手放在约翰的肩膀上把他按到自己先前坐着的地方。

 

“安洁莉卡——”亚历山大开口,却被女孩落在脸颊上的迅速一吻打断。

 

“伯尔总和你说什么来着?”她问道,说话的方式表明这对话她已经进行无数次了。

 

亚历山大动了动下巴,烦躁地用鼻子呼气。

 

“‘少说话,多微笑。’”他模仿道,一边摇着头,这整个见解对他来说都不可理喻。

 

“是吧,那什么,我不在乎关于微笑那部分。你他妈闭上嘴就成。”安洁莉卡面无表情地说,随后对约翰微笑,走出了酒吧。

 

“我只是试着解释为什么托马斯·杰弗逊加入学生会是件可怕的事情。”亚力克斯解释道,头偏向一边。“实际上,糟透了。他简直没脑子。倒自以为他知道得比我多,但是——原谅我的自负——并非如此。”

 

约翰试着点了点头。

 

“是啊,伙计。杰弗逊糟透了。”他同意道,亚历山大露出灿烂的笑容,对他伸出一只胳膊。

 

“我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说(好像劳伦斯还不知道、或者还没记住他肩膀的坚硬线条似的,他在历史课可就坐在他后面。)约翰握了握他的手,对粗糙的触感毫不意外。汉密尔顿几乎一辈子都在写字,就好像他时日无多还是怎么着。

 

“约翰·劳伦斯。”

 

“是,我知道。”亚力克斯确认道,唇角上扬。约翰皱起眉,想问问亚历山大是怎么知道的,但他犹豫的时间久了点,因为另一个人几乎立刻就开始了另一段独白。

 

“无论如何,杰弗逊就是我见过最糟糕的人了。”亚力克斯谴责道,那双能把约翰吸进去的墨黑眼睛无比炽热。“他对别人全无尊重。他竟然写了篇文章捍卫那些蓄奴的人,靠。”

 

约翰眨了眨眼睛,手指攥紧。

 

“他什么?”

 

亚历山大严肃地点了点头。

 

“说着那是习俗,说什么这不是他们的错而是社会的允许。”他解释道,而约翰感觉到厌恶从胃里升起。

 

“就因为有些事情向来如此,并不意味着这就合适。对奴隶、对非裔美国人所做的行为我们不能抹去,更绝不能捍卫。”

 

“我就是那么说的。”亚历山大咬着嘴唇,约翰的眼睛低下去。“虽然我花了十页纸来表明我的观点。”

 

约翰吹了声口哨。

 

“永不停步,是吧?”他玩笑道,亚历山大对他点了点头。

 

“永不。”他确信地说。“我还用了几页正式叫杰斐逊出来——好在,词典里有许多词语帮我告知委员会托马斯是个种/族主义混蛋。”

 

约翰皱起眉。

 

“你那么说了?说出口?当他面说的?”

 

亚历山大淡淡地点了点头,劳伦斯忍住了大笑的欲望。

 

“他是个威胁,必须被阻止。”亚力克斯说道。

 

“天哪,你真是不可思议。”约翰笑着摇头。汉密尔顿——大概是自从约翰·劳伦斯在学期开始时遇见他以来的第一次——支吾起来。

 

“你是,呃——”他奇怪地看了约翰一眼,思考了一会儿。“你是第一个这么想的。”

 

劳伦斯瞥向他,一脸怀疑。

 

“大部分人认为我没有礼貌。”汉密尔顿安然地耸了耸肩。“没礼貌,而且烦人。有的人试着把我锁到柜子里过——但那没什么,伊莱莎和赫拉克里斯之前教过我撬锁。”

 

约翰张开嘴,但被打断了。

 

“我是说,我认识斯凯勒姐妹们有一辈子那么久了,但她们从来没有,直接告诉我,她们喜欢我。她们暗示了,当然,但偶尔直接听到那么一两次还是很好的。”亚力克斯突然惊恐地看了约翰一眼。“你说的是不是根本不是好的那个意思——你还可能是在说我不、不可思议的讨厌,或者糟、糟糕,还是——”

 

嘿。”劳伦斯把手放到亚历山大攥紧的指节上,而后者立刻住了口(约翰不知道这事情竟然是可以发生的)。“我是说真的;你是个不可思议的存在。让那些觉得你该改变的家伙滚一边去。你就是你,没什么好抱歉的。”我希望我也能那样。

 

他把最后一段话放在自己心里。

 

相当长一段时间亚历山大什么也没说,只是好奇地盯着劳伦斯的手。约翰吞咽了一次,在亚历山大把手指弯曲好让他们十指相扣之前把手抽了出来。

 

“谢谢你。”他最后说,目光直直地望向约翰。

 

劳伦斯龇牙一笑,低下头刻意忽略了他五脏六腑的不安。

 

“随时效劳。”

 

等到约翰·劳伦斯转过身,手里攥着一张写了一串数字的纸巾,要回到他的朋友身边时,拉法叶身边已经聚了安洁莉卡,赫拉克里斯,佩吉和伯尔——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他。

 

“技术上来说他并没有让他说不出话。”伯尔指出。劳伦斯得意地笑了笑。

 

 “噢,你等着瞧吧。”

 

——————

 

原作Note:

一日一评论,作者勤更新。
以及,提示词是“张口结舌”,但我发现我好像有那么一丢丢跑题了。这个大概超级糟糕,但我试过啦

 

 

*Ham把枪指向天空之后已经过去214年了。我们Ham。

祝他和他所爱的人们在那一边一切安好OuQ

 

*以及我真的很想要他那样的肝(小声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