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Lams】The Crush

OOC预定(但我觉得他们俩一拍即合是有原因的(。

为了lams我好像什么都做出来了()

 

The Crush*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怦然心动。

他的存在本身就已模糊了我的思绪。他的声音撞击着我的心脏,一举一动都牵扯着我的呼吸。无论是他温和地抬起女士的手放到唇边亲吻(那女孩是谁?),还是他在走廊里与查尔斯·李先生低声争吵(我也看那家伙不爽很久了);我还以抄笔记的借口(我自己的笔记本甚至还在赫拉克利斯那儿!),偷偷看过他在笔记旁边的涂鸦,他在把本子递给我的时候脸红得厉害——啊,我得承认,即便我如此地喜欢他,他的字迹有些地方仍是乱得难以辨认*。

 

而当他微笑的时候,我引以为傲的言语失去了意义,我只能说,不会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一周以前,我的雄辩毫不费力地征服了超过一百人的大型会议。一周以后,我全身战栗、声音颤抖地站在不到二十个人面前,或者说,站在他面前。世界一度颠三倒四,我不得不中途离场来恢复力气。

 

但没什么效果。

 

今晚我终于攒足了今生全部的勇气,以至于我觉得我后半生大概会一直是个懦夫了,然后我邀请他和我跳一支舞。而他说,

 

“我在等人。”那声音仍如天籁。

 

我听见胸腔里传来一声脆响,如同玻璃碎裂的声音。

 

是啊,当然如此,怎么会没有人邀请他呢。我只不过是晚了一步。然而我不愿面对,更不愿承认的事实是,他该死的魅力已经让他找到了一位女朋友,让他不会再接受别人的邀约。

 

——毫无疑问,我的心大概永远、永远无法再有力地跳动了。

 

宴席中有欢笑也有安静的交谈,那声音本来称不上嘈杂,但在刚才那片令人畏惧的寂静之后,这喧嚣让我心烦意乱,甚至吵闹得盖过了他后半句的话语。我不记得自己怎样回复了他,事实上,接下来的一切都模糊得如同沉在梦中。世界终于恢复正常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出口的大门边——

 

“请等一下!”

 

——被人紧紧牵住了袖口。

 

我转过头,他的蓝眼睛清澈得很,在晚宴的灯火下亮晶晶的。见我停住了脚步(我之前在跑吗?),他松了口气,礼貌地放开了手(南方绅士的该死的礼节!糟,我不该停下的是吧?)。

 

我沉默着等待他的动作。我从没有这么安静过,朋友们总会被我不愿停下的句子烦得要死。老天啊,我从没有这么安静过。

 

我希望他不要问我问题。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我嗓子干得黏在了一起。

 

“汉密尔顿先生……是吧?”他还是问了。

 

我点点头,一只手正了正领带假装我对(我是谁)这个问题漠不关心。

 

——等等他知道我?

 

“呃……”

 

我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因为他迅速地接了下去。

 

“拉法叶告诉我的,我今晚其实是在等他。”

 

我又点点头,绝望的一颗心里充满了怎么谋害拉法叶的恶毒计划。但我是这么好的一个人,而且我是一名律师,于是我默默地把那些邪恶计划从心里的小本本上抹去。

 

“我、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在等我的交往对象!所以——”他的声音停顿了,而我的世界焕然重生。

 

“忘记吉尔吧——”我找回了我的声音和平时的自己,牵起他的手。他一秒都没有往后缩!

 

“什么你也认识……”

 

“——让我们跳完这支舞再说。”

 

于是他不再扯些拉法叶了,而是对我微笑,点了点头。

 

 

停这儿就行的END.

 

 

 

 

 

 

“所以你就放了我一晚上鸽子?”拉法叶痛心地一拍大腿,失礼地指着劳伦斯的手指微微颤抖。

 

“而你就泡了我最好的朋友?”他手指左移,失礼地指向汉密尔顿。

 

“什么——我还以为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汉密尔顿对着拉法叶扭曲的脸庞龇牙笑了起来,一只手揽上劳伦斯的肩膀。“我书柜左边从下往上第二个抽屉,你自己写的,白纸黑字*。”

 

“那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泡了我另外一个最好的朋友,该死的。”拉法叶显然忽略了一个人只能拥有一个"最好的"朋友这件事,但对面的两个人都习以为常,或者因为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用词,而没有反驳。

 

“现在看来就是这个样子。”汉密尔顿起身,劳伦斯跟着站了起来。“那么,请你原谅,”他彬彬有礼而欠揍地说,“你的两位好朋友还有别的事情——”

 

“那天晚上失约的事我还是很抱歉,改天请你吃饭。”劳伦斯没那么欠揍地补上。

 

“该开什么开什么去。”拉法叶挥了挥手,随后两手一拍桌子,顺势站了起来,他们一步扬长而去。

 

“我觉得他还挺高兴的。”劳伦斯看了看拉法叶的背影,又看向汉密尔顿,眼睛飞快地眨了几次。

 

“我觉得他出了个好主意。”汉密尔顿缓缓地眨了回去。

 

 

这回是真的写完啦的END.

  

*我认真悔过。对不起。我不应该看着伙伴经历的crush,而满脑子[从中作梗]。

更不应该擅自改动结局,来满足我写糖的愿望。

——亲爱的xm,真诚地希望你不要看到这一篇,不过既然你已经看到了(还看完了),我……很遗憾(

*再次对不起。我们劳伦斯字很好看的(吧)

*Laf给Ham的信总是甜甜腻腻的(

  

 

↓和我聊聊天好不好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