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POI/RF】终须一别

仍然是513后续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如果有什么不合理的请指出,能改的一定改
改不了的还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是两只眼睛都闭上吧(不是
谁来救救我的脑洞qwqq

-

Finch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他。

Grace看着自己的丈夫前一秒还在听着自己说话,下一秒转头时僵在原地。

Finch盯着那个高个子的方向对Grace说了一句抱歉,然后踉踉跄跄地走了过去。

Grace发现那是曾经救过她一命的人,想也过去打个招呼,但看着Harold和那人在远处交谈的样子,觉得自己还是不过去打扰比较好。

“很高兴看见你们终能白头偕老。”Reese微笑着说。“原本不打算过来了,但我想我欠你一个正式的告别。”

“John!我以为你已经——”Finch攥住对方的袖口,感觉大脑在嗡嗡作响。他直到昨天晚上还在依靠安眠药入睡,Reese在天台上的那个笑一直折磨着他。

“死了?”Reese说,“哪有那么容易。”他不动声色地抽回衣袖,捋了捋上面的细小褶皱。

“...很高兴能再见面,Mr.Reese。”Finch努力抑制住声音的颤抖。

“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你。”Reese轻轻拍了拍Finch绷得紧紧的肩膀。他往Grace的方向看了一眼,后者正安静地坐在远处的长椅上等着。“看起来你很喜欢你现在的生活。”

“这的确是我曾想要的。”但你差点就改变了它。

如果那天的枪声没那么密集,如果爆炸的热浪没有扑到他身上,如果Reese没有和他说再见,也许他就不会那么确信Reese已经死了。

也就不会彻底离开。

Shaw的失踪可以让他不眠不休地查找,Root的死可以让他放弃原则,而Reese的死亡会带来的是他承受不起的痛苦,是彻彻底底的绝望。

那比枪伤还要难受。因为没有了那个给他披上衣服的人。

地铁站已经空空荡荡,他却听见了摆弄枪支的声响。图书馆仍是一片狼藉,他却看见了Reese的笑。街上人来人往,他的手心却习惯性地升了温度。

他不在。他无处不在。

Finch逃跑似的地离开纽约,斟酌以后回到了Grace身边。

Reese用命赠予他一个平凡的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Reese也有。他会继续救号码吗?会想和自己回到图书馆吗?Finch比自己想象的更想知道答案。

“你对将来有什么计划吗?”Finch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地邀请他和自己继续他们的事业,他羞愧地发现自己在那一瞬间——就一瞬间——忘记了Grace。

“我想Iris还会在等着我吧。”Reese不知是不是故意忽视了Finch眼里的失落。“我过来只是告诉你,我很好,也希望你和Grace能很好。你值得这一切。”Reese仍然带着完美的微笑。神情该死的平静。

“可是——”她不适合你,真的。Finch很想这么说,但是他有什么权力干涉?

他的员工——前员工已经用命还清了欠他的一切。

“我该走了,Finch。”Reese的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柔,“也许不会再过来找你了。你有你的生活 。”

在意大利的,没有机器和机器小队的,没有Reese的生活。

但他有Grace。他也终于得到了平凡的结局。他为什么还不满足呢?

Reese见他不说话,准备转身。

“等等,John!”Finch看着Reese回过头,却意识到自己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John已经作出了选择,他应该尊重。

也许他只是想再看一会儿。

“你不会从那些眼睛里偷看我吧,Finch?”Reese笑说。路边的一个录像头配合地一闪一闪。

“当然不会了,那是你的生活。我尊重你的隐私。”Finch立刻说。

“那么,再见了,Harold.”说完Reese又等了一会儿,终于转身走了。

Finch目送他离开。

好吧,看看背影也行。Finch想。

这个陪伴了他五年的人。

他记得那一次没有号码时一起去看的电影,Reese在身边抱怨字母多看不过来,过了一会儿Finch以为他睡着了,转过头才发现他一直看着自己。

“我只是觉得你比电影好看。”Reese一脸无辜,留下某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在黑暗中暗暗红了脸。

他记得每个早晨的煎绿茶,雨天的止痛片,每一次被他护在身后。

他记得那些温暖的笑容和坚毅的侧脸。

他记得所有的时光。所有最好的最坏的日子。

“Harold?”Grace走到他身边,看见高个子已经快淹没在路人之中,而她的Harold还在定定地望着。“你们看起来很要好。”

“是啊...”Finch回过神来,对Grace露出一个微笑。“他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多日来心里一直郁结的地方开始正常呼吸。

牵起Grace的手,继续要走的路。John终于也可以像他期望的那样得到真正的生活,这份欣慰很快盖过了隐约的失落。

两个人,背对背,越走越远。

-

这里只剩了一地碎瓦。一颗导弹炸毁了几乎半栋楼,只好推倒重建。

施工队还没来。皮鞋踏在水泥块上发出些许声响,在这少有人来的地方显得格外清楚。

他背着手缓缓走着,在一片衣角处驻足。虽然几乎被烧尽了,但他还是能认出它曾经的主人。俯身捡起几乎被燃尽的黑色衣料,他的脸上少有地出现了一丝悲怆。

“Reese”用方帕把衣角包住收好,又整理了一下一丝不苟的三件套。

“Johnny,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做事了。”他在那一处放下了一盒精致的蝴蝶标本。然后划着一根火柴。

皮鞋轻叩在泥瓦上的声音渐渐远了。地上的蝴蝶在火焰中化为翩飞的灰烬,旋转着,似在寻找什么人的灵魂。

-END-

嗯大意就是Reese知道自己会死以后,为了让Finch可以没有包袱地好好活下去就给哥哥Hobbes写了一封信请求哥哥在自己死后去找Finch,信上详细地写了好多应该注意的细节(但是Finch因为当时太激动大概没注意太多也就没看出来
最后典狱长给弟弟烧了只蝴蝶(。
写着写着就开始押韵还要重改otz

顺便我想把酱的遗书也写出来

时隔多日我竟真的写了

评论(5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