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Lynn

Rinch☆Stucky☆Musicals☆ER☆Thorki
☆Lin-Manuel Miranda☆Lams☆汉康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POI/RF】 Prisoner's Dilemma 囚徒困境

正剧向

好的我的脑洞还有条缝
看Lie To Me忍不住想要是Cal Lightman来审讯Reese是不是更好玩一点
Lightman是研究微表情的专家
为了写这个刷了好多好多遍212研究Reese的表情(有兴趣重刷一遍的应该可以找到对应√)虽然好好查了一下微表情什么的但没学过心理知识,分析上的任何不对请大力抽打
最后吼一句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啊啊发不出去
【请原谅成堆的•们,我实在是不知道哪里不能发就都点上了OTZ】

-正文-

“那个西装男,你还想抓他吗?”

“当然了。”

“John?”

“我出不去了,Harold。”

“长官,出了点问题。你要的西装男,我们抓到了四个。”

“都拷上。”

“我现在谁也不敢信,连你也不行,Carter。我请来了Lightman博士,他是心理学专家。我想他能查出我们想要的。”

-

微表情是个人意志难以控制的,是潜意识的表现,出现时间最短仅为0.04秒。
Cal Lightman能捕捉到那一瞬的表情变化。

-

Reese穿着橘色的囚服坐在审讯室里,一遍遍地回忆自己会不会留下能牵连到Finch的细节。在确认处理这个号码的过程中没有失误后,他松了口气,随即在开门的声音中绷紧了身体。

走进来的不是Carter。

“如果你还想出去,最好开始回答问题。”Lightman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坐下,两只手交叠着放在桌上。Gillian有事来不了,他打算尽快解决这个委托。对面的人看起来很镇定,但当他说到“问题”这个词的时候,脸上的阴影还是有细微的变化。吞咽。他在紧张。

-

Finch坐到电脑前,做了几个深呼吸。

没有Reese的图书馆安静得有点吓人了。Reese平时话也不多,但就是能把他身边填满。

他开始敲击键盘,手不自觉地微微发颤。他已经黑进了Rikers的监控,随时准备圆回Reese的一切谎言。

代码可是他的世界。

-

“好,我们先从一些简单的问题开始。”Lightman站起身走过Reese身边。余光看见这个人低头触碰了一下嘴唇。遮挡面部。可能是心虚。

“先说说你的名字吧。”Lightman转了一圈又坐下了。

Reese眨了一下眼睛,“John Warren,我驾照上有。”

“思考时间有点长,不是吗?”眼睛向身体两侧看,说完有吞咽动作。很明显Warren只是个假名。很好,另外三个人也是这样。

Lightman紧紧盯着眼前的人。他善于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出破绽,而对面这个人眼底干干净净。眼神往往不会说谎,Lightman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个恶人。

“说说你周一为什么在银行。”他问。

Reese把准备好的台词念出来。他的语速不快,有些地方甚至有停顿。“...然后你们的特.警队不由分说就把我拷起来,从那以后就把我当什么危险份子来对待。”

Donnelly在审讯室外盯着录像。他怎么听出了一点儿委屈?

谎话。Lightman想。

他说到“手铐”这个词以后才抬手,语言和动作不同步。身体前倾的入.侵动作,这些都代表着谎言。

当然也说不定是因为多次卧底行.动教会了了他如何不说实话。

“听着,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把我关起来,或认为我是什么人,但我有一个想要回去过的生活。他们不让我见律.师,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表示强调的“听着”,以及人称的转变。Lightman眯起了眼睛。他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FBI的朋友们要找的西装男了。

“拜托,我只想回家。”嘴角下撇,悲伤。

“这句倒是实话,huh?”这是个充满了谎话的好人,他想。要不是Lightman从不自我怀疑,他都要觉得之前是自己看错了。

这一刻眼前的人告诉自己他想回家,而眼睛却说他是在思念家里的人。

-

Finch很高兴自己学过读唇。

监控没有录声音,他只能根据Reese的口型来造出一些虚假的资.料。应该再有一分钟就能黑进Donnelly的录像设备了。这年头大家的防火.墙都厚了些。

Reese说“家”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心脏停跳了一拍。他知道这可能只是CIA特工的搏同情技巧,但他忍不住想立刻把他的员工抢回来。

Finch又看了一眼玻璃板上的监狱路线图。

-

Lightman走出审讯室的时候Carter拦了他一下。他发现Donnelly不在。大概又在和典狱长交.涉一些问题。

“博士,有件事你需要知道。”她迅速而低声地说。“Donnalley让你找的那个人——那个西装男,他在做的是帮助别人的事。我向你保证。”说完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这是真话。至少她认为这是真话。Lightman看着她的眼睛。她知道西装男是谁却不告诉FBI。

“John Warren,对吧?”

Carter不经意地微微一怔。

“John Warren。”果然是他。Lightman点了点头。

“Lightman博士,有进展吗?”Donnelly疾步走来问。

“你都能从录像里看到。”Lightman说。

“这个人底子该死的干净。我几乎要相信他是无辜的了。”Donnelly盯着低头坐在审讯室里的Reese。“但我已经追.捕他太久了,哪个人都不能轻易放过。”他坚决地说。“这个西装男的指.纹曾在数十个凶.杀现场出现过,是极度危险的杀.人犯,甚至可能是政.府间.谍,他应该受到过极严格的训练。”

Donnelly眼中燃烧着义愤,Lightman注意到他握起的拳头。“所以烦请你务必把他揪出来。”

这下子有趣了。Lightman微微点点头,大步地走开。这两个人一个说“西装男”是好人,另一个坚称他是恶魔,而他们都没有说谎。

-

中午,Lightman得以从Rikers里走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顺便理清思路。几乎是刚踏出门,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未知号码”。

“Cal Lightman博士,我想我们可以省去繁琐的问候,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关在Rikers里的人。”那个声音严肃冷静,“我们应该谈谈。”

Lightman四下望了望。这通电话的时机倒是掐的很好。

“不用找了,我不在那里。”

Lightman看了一眼斜上方的监.控。“黑入摄.像头,是吧?”

“我浏.览了你过去处理的案件,Lightman先生,我知道你现在已经知道了Donnelly先生要找的人是谁。”略带英腔的清澈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现在我想请求你的帮助。”

“我又能帮你什么呢?我的任务就是找出他们的谎话,报告给FBI,而我也正打算这么做。”Lightman耸肩,知道未知.号码先生看得见。

“Lightman先生,我了解并敬佩您的正义感,因此我不会用您可爱的女儿Emily,或者您那位善良的同事Gillian来胁.迫您,”Finch从屏幕上看见Lightman攥紧了拳头。“当然我也不缺您账.户里的那些资.金。”Finch报出了一个银.行帐.号,“我需要的只有John Warren一个人。”

“你倒是做足了功课,”这下Lightman有些站不住了,他不喜欢被人威.胁。

“当.局追.捕的西装男是一个好人。”Finch强调说,“我们通过某种渠道得知人们即将卷入暴.力事件,于是我们插手。John曾经为CIA工作,因此拥有一些特殊的技能。另外三个人虽然不能做到这些,但他们也有军.事背景。”Finch暗示道。

“你在说希望我把西装男的帽子扣给别人?”Lightman有点接受神秘声音的论.调了。他的耳朵很好使,那个声音没有说谎。

“我在说希望您掩护我的朋友。”Finch手心在出汗,他开始认真地考虑劫.狱的可能性。

Lightman最终还是同意了Finch的要求。在Finch发给他相当多的证明西装男并不是FBI形容的那个罪人的证.据之后。

-

后来的事情简单多了。一名嫌.犯“自.杀”身亡,另一名嫌.犯决定和FBI做交易,防.火系.统适时响起,警.报解除后那人流着汗指认了另一个人;Donnelly对他的选择表示怀疑,把最后一名嫌.犯——John Warren扔到休息区一顿打;Lightman使出平常功力的一半就成功给自己找了一拳——打他的那名嫌.犯终于以西装男的名义入.狱。

Reese被释.放之后其实没什么感觉,连续的压力让他的神经放松不下来。

他找机会对Lightman道谢。“你的朋友费尽心思让我相信了你。”Lightman拍了拍他的肩膀。

Reese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因为不确定FBI的人会不会还在跟.踪他,Reese不敢回图书馆。

路边的公.用电话响起来。

“Reese先生,”Finch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通过测.试我对街道监.控系.统的控制能力,我发现你并没有被跟.踪。”

“哦。”Reese眨了眨眼。这是邀请他回到图书馆吗?

“以及——”Finch停顿了一会儿,“Bear想你了。”

Reese清楚地听见Bear在电话那端的呜咽。

“我这就回去。”Reese放下电话后加快了脚步,脸上浮现出多日来的第一个微笑。

-END-

就这么简单仓促地结束吧OTZ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其实
非常感谢有耐心看完的小伙伴们

评论(10)

热度(57)